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章 封杀
章节列表
第六十章 封杀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Wufeifan终于露面了,不过是在半夜里偷偷摸摸地跳出来的,刘啸一大早去终结者论坛溜达,发现论坛多了一个帖子,看完内容,他就赶紧通知了卫刚。



帖子是一个叫做“未来终结者”的ID发的,刘啸追踪这个人的IP,发现是个虚拟的IP地址,看来对方早就做好了防护工作。帖子的内容一看就是wufeifan写的,他在帖子里公然和杀毒软件厂商叫板了,说是下次如果哪个杀毒软件再封杀他的病毒,他就封杀这个杀毒软件,口气狂妄至极。



终结者论坛是一个民间的反病毒论坛,这些人聚到这里,研究的、讨论的就是要怎么去剿灭各式病毒,没想到现在竟然跳出个病毒的制造者,公然在这里向杀毒软件厂商发出威胁。所有的人立刻都愤怒了,这简直就是对整个反病毒界的挑衅,太目中无人了,太嚣张了,每个人都觉得是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来的侮辱。



刘啸也很生气,但同时他更觉得wufeifan今天有点可笑,竟然扬言要封杀杀毒软件,这让刘啸想起了前不久某足协官员说要封杀CCTV的事,太好笑了,简直就是螳臂当车、蚍蜉撼树,个个都把自己当成万能的主了。



不过Wufeifan自出道以来,这还是头一次公开露面,看来他这次是要豁出去了,连着两次病毒,wufeifan都连个响都没砸出来,着实有点恼火,再加上那些安全厂商对他集体围剿,终于是逼得他发飙了



“这次还真有点玄了!”刘啸坐在电脑前捏着下巴,照wufeifan的帖子来看,他这次应该还是会冲着那些杀毒软件去,但之前他已经干过一次了,能用的招数也都用了,不知道他这次会以一种什么方式来放出这个号称可以封杀杀毒软件的病毒。



刘啸揣测了半天,想出了好几种招数,但也不能确定wufeifan就会采用自己想到这几种招数,最后只能放弃,“都做个防范吧,到时候见招拆招!”



终结者论坛的人尚且如此愤怒,就更不要说那些杀毒软件商了,他们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刻表示:绝不会惧怕任何人的威胁,称反病毒是自己的天职,不管有多难,都会将其坚持到底,而任何敢于挑战的人,最终也必定会以失败告终。



平静了几日的终结者论坛再次热闹了起来,在这连续的几次事件里,终结者论坛已经由一个反病毒的民间论坛,逐渐转变成一个反病毒人和病毒制造者相互掐架的缓冲地带,各方势力都在这里纠缠集结,有那么一点中立方的意思。



卫刚看完帖子,又把电话给刘啸打了回来,“刘啸,看来这次wufeifan是要拼命了,我们得做好万全的准备啊。”



刘啸此时正在做准备呢,于是道:“你放心吧,我已经开始准备了。”



“那就好!”卫刚叹了口气,“看来你分析得对,这次wufeifan是要对杀毒软件下死手了。”



“没事,他上次不也搞过一次了吗?随便说一说就能封杀了杀毒软件,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刘啸反正不信,认为wufeifan那话就是个笑话罢了。



卫刚不这么看,所以他的语气还是有些忧虑,“我刚给那些杀毒软件打过电话,我真为他们担心啊。”



“怎么回事?”刘啸问到。



“他们彻底被wufeifan激怒了,现在各个都把自己的技术高手派了出来,二十四小时监控,准备和wufeifan死磕,他们的意思是,仅仅是战胜wufeifan那都算是失败,他们这次的目标是揪出wufeifan,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那前辈还担心什么,这不正好吗?”刘啸撇了撇嘴,“我也想看看那个wufeifan的庐山真面目。”



“事情有这么简单就好了!我问你,wufeifan算不算是高手?”卫刚问到。



刘啸想也不用想,“算,绝对是高手,我曾经还认为他是位天才,可惜他没走对路。”



“既然是高手,那他说要封杀杀毒软件,就绝不会只是说说罢了。”卫刚叹了口气,“他在帖子中的意思很明确,如果杀毒软件就此收手的话,他会既往不咎,否则他就要发飙。”



刘啸很不同意卫刚的看法,“如果没有这个帖子的话,那些杀毒软件或许会收手,但现在不可能了,人家干得就是杀毒这一行,现在wufeifan却拿病毒来威胁人家,这不是**裸的挑衅吗。杀毒软件一旦向病毒制造者低了头,那以后谁还敢买的他们的产品,他们还什么脸面在行业里立足?”



“唉……”卫刚听完半天没说话,“话虽如此,但我还是不想让这些杀毒软件掺合进来,如果wufeifan真的有封杀的能力,那到时候他们不但会颜面俱损,还要危及很多无辜的用户。”



刘啸笑了起来,“卫前辈真是有点过度担心了,他wufeifan是高手,但我们也不是弱手啊,事情现在还没发生,最后谁输谁赢还说不定呢。”



“但愿我只是个担心!”卫刚准备挂电话了,“就先这样吧,我也去做做准备,有事就给直接我打电话。”



“好,我知道了!”刘啸收起电话,撇了撇嘴,卫刚什么都好,就是这点不好,老是杞人忧天。



下午的时候,刘啸又接到了卫刚的电话,电话里卫刚的情绪明显好了很多,“wufeifan的新病毒出来了!可能你分析的是对的,这个病毒没有什么危害能力,我都还没出手,那几个杀毒软件商已经放出了专杀工具,现在正在网上热炒呢。哦,对了,我已经把这病毒的样本发到你信箱去了。”



“看看,白担心了吧!”刘啸笑着,“那些杀毒软件也都不是弱手啊!”



“是啊,我有点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当时……”卫刚感慨着,还想说什么呢,就听那边电话里有人开始喊他,于是匆匆道:“先这样吧,我这边又出新情况了,完了你随时注意你的EMAIL,一有新的病毒,我就给你发过去。”



刘啸应下,完了去打开信箱,果然有一封卫刚发过来的邮件,刘啸没有去下载病毒的样本,反正这都已经被人剿灭了,自己研究不过是个早早晚晚的事,他急着要去终结者论坛看热闹。



论坛上齐刷刷几个置顶帖子,是那几个杀毒软件放出来的专杀工具,象是集体示威似的戳在那里,表示自己绝不会向病毒屈服。



Wufeifan的帖子被人来回顶起来,回帖里说什么的有,有苦口婆心劝导的,有冷嘲热讽打击的,有针锋相对辩论的,更多的则是明目张胆地破口大骂,很多人把wufeifan当成了是笑话。



“这次牛确实吹大了!”刘啸笑呵呵看着电脑,他没想到wufeifan就是这么封杀杀毒软件的,以前不封杀的时候,还得卫刚出手呢,现在可好,一封杀连卫刚都得歇着了。



刷新了一下论坛,刘啸发现又多出几个帖子,是那几个杀毒软件放出来的,还是专杀工具,但病毒的名字却不一样了。刘啸纳闷:难道又出病毒了?



正想着呢,刘啸的电脑就弹出提示:你有的新的邮件,来自卫刚。



打开一看,果然是wufeifan又出了新的病毒,不过卫刚这次还是发晚了,这两个病毒又让杀毒软件给封杀了。不过有一点倒是令刘啸很诧异,这次wufeifan居然破天荒地同时放出了两个病毒,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刘啸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呢,信箱提示再次响起:你有新的邮件,来自卫刚。赶紧刷新了去看,卫刚在新邮件里发过来的还是wufeifan的病毒,不过这次数目达到了四个。



“不对!”刘啸心头隐隐冒出一丝不祥的预感,事情看起来没有表面那么简单了,wufeifan这是在搞“病毒战争”啊,要是他每次都是以翻一倍的数目放出新病毒,撑不了几轮,所有的病毒软件商都得被拖垮了,到最后,那就全是病毒,杀毒软件根本都不知道该杀哪个了。



刘啸刷新了终结者论坛,发现这四个病毒已经被杀毒软件封杀了两个,两分钟之后,另外的两个也被封杀了。



刘啸挠了挠头,也不能那么分析,wufeifan毕竟只是一个人,杀一个病毒,他立刻放出两个,杀两个,他马上又放出四个,照这么的速度释放下去,估计第一个撑不住的应该是wufeifan,就算他准备了很多天,他也不可能制造出那么多的新病毒拿出来释放,用不了几轮,这个wufeifan怕是就要黔驴技穷了,现在就是看杀毒软件能不能撑过前面这几轮。



事情果然如刘啸所猜想的那样,几乎是在杀毒软件刚刚封杀那四个病毒的同时,wufeifan再次放出了八个新病毒,随后又是十六个,再下来就是三十二个。



此时,杀毒软件厂商已经奋战了整整一天,有些快吃不消了,出专杀的速度越来越慢,终结者论坛的整个版面全是他们的帖子,其他人此时早已傻了眼,有点闹不清状况,也不敢再胡乱发言了。



刘啸看了一整天的热闹,此时不得不出手了,他在卫刚发过来的三十二个病毒中,随便挑了一个,赶紧下载了下来。



运行之后查看监控器的记录,刘啸发现这个病毒远比之前的那些病毒要厉害,捆绑了系统多个重要进程,强行修改了系统多项设置,将系统的一些管理工具破坏,修复起来比较有难度,病毒还在后台疯狂地访问一个IP地址,蚕食用户的系统资源,刘啸把这个IP地址记录了下来,他估计这大概是wufeifan用来散播病毒的IP。



过了二十多分钟,刘啸才搞定了这个难缠的病毒,他把专杀工具发布到终结者论坛去了。



完了刘啸还准备再挑一个病毒,卫刚的电话打了过来,“不要再发专杀工具了!”



“为什么?”刘啸有点纳闷。



“几个杀毒软件商已经向我发出了求救。”卫刚声音有点严峻,“现在情况有点麻烦了,一旦我们解决把这一拨病毒全部解决,wufeifan就会放出新的病毒来,那时候就是六十四个了,现在杀毒软件商已经撑不住了。”



“怎么回事!”刘啸有点不解,“那病毒我也分析了,没什么特别厉害的地方啊!”



“你现在去几个杀毒软件的官方网站去看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卫刚有点郁闷。



刘啸赶紧去打开一个家杀毒软件的网站,发现打开得超级慢,提示已经找到网站,但始终链接不上,刘啸就知道有点不对了,赶紧去打开其他几家软件的网站,发现也是同样的问题,便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都打不开了!”



“多刷新几遍还是能打开的,不过成功率很低!”卫刚说到。



刘啸脑海里就冒出了一个词:DDos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就是自己上次在软盟应聘时测试的那个问题。



卫刚继续说道:“wufeifan的病毒并不厉害,厉害的是他的病毒传播手段,实在是防不胜防。我从杀毒软件商那里已经拿到今天所有病毒的资料,wufeifan的每个病毒都不一样,有的是利用第三方软件的漏洞进行传播,有的是利用网页挂病毒的方式传播,有的是邮件传播,有的是闪存传播,而且还都有自我保护的功能,今天一天,感染了wufeifan病毒的电脑至少有二十多万台。”



“这么多?”刘啸有些惊讶,“难道那些杀毒软件放出去的专杀工具一点作用都没起?”



“那都是过期的耗子药!”卫刚显得有些气愤,“这个wufeifan太狡猾了,我们一出专杀工具,他就立刻停止对该病毒的传播,继而去传播新的病毒,专杀工具根本起不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而且他的病毒统统具有一个功能,就是在后台拼命地访问杀毒软件的网站和病毒库更新服务器,二十多万台机器同时这样做,后果你也能想象到,现在所有杀毒软件的服务器基本处于瘫痪状态,用户根本无法完成对病毒库的正常升级。对于正常的电脑用户,他们最需要的是升级病毒库来防范病毒,而不是中毒之后再去寻找专杀工具。”



“靠!”刘啸终于知道了,自己刚才分析病毒时记录的那个IP,根本就不是什么散播病毒的地址,而是杀毒软件服务器的地址,wufeifan是在利用病毒来对这些服务器进行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用户无法升级病毒库,无法及时对病毒进行防范和查看,那杀毒软件就是个摆设而已,这其实就已经相当于是杀毒软件被成功地封杀了。



“如果wufeifan一旦放出六十四个新病毒,感染病毒的电脑就会瞬间增加一倍,那时候所有杀毒软件的服务器都得崩溃,后来真是不敢想象啊!”卫刚语气极度严肃,这次他是遇到了真正的大麻烦。







PS:这两天头疼,没状态,不敢瞎写,怕写成流水账,耽误了的更新,尽量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