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一章 战场在哪里?
章节列表
第六十一章 战场在哪里?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那现在怎么办?”刘啸问到。



“几个杀毒软件现在已经停止了发布专杀工具,大家正在集体研究,要想个什么办法来应对这次危机,我看你刚才又发布了一个专杀工具,就赶紧给你打个招呼!”



刘啸皱眉,问道:“他们都认为停止发布专杀工具,wufeifan就不会再放出新的病毒?”



“至少目前是这样的,我们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卫刚有点郁闷,“好了,我先挂了,他们还在等着我商量呢。”



“那行,我就暂时先不发布专杀工具了!”刘啸只好答应下来,虽然他不认为这样就可以阻止wufeifan释放新的病毒,但卫刚专门打电话来叮嘱,他不好不答应。



刘啸又回到终结者论坛上去看了看,不禁有些苦笑,杀毒软件商的帖子整整排了几大页,看起来是风光无限,给人一种将所有的病毒都控制在股掌之间的感觉,但事实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今天怕是这几个杀毒软件商最狼狈的一天,网站打不开,更新服务器处于瘫痪状态,估计此时他们的客服电话也被人打爆了吧。



这毕竟是个反病毒的论坛,高手总是有的,没过多长时间,就有一个高手跳了出来,称自己发现了新病毒,病毒在后台不断地访问杀毒软件的更新服务器,这让他感觉很奇怪,起初他以为是病毒的制造者攻陷了杀毒软件的服务器,然后利用它来散播病毒。于是他到杀毒软件的官方网站去看,结果却发现网站也打不开,随后他又截获了一个病毒,同样也是在后台疯狂地访问杀毒软件服务器,此时他才反应了过来。于是跑到论坛发帖,告诉大家一件难以置信、但又不得不相信的事实:杀毒软件的服务器正在被病毒围攻,杀毒软件已经被彻底封杀了。



高手的这个结论就如同一颗重磅炸弹,顿时炸得终结者论坛鸡飞狗跳,那些之前还对wufeifan冷嘲热讽的人一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也太荒唐了吧,杀毒软件不就是专门杀病毒的吗,怎么还能被病毒给封杀了呢?今天是不是愚人节啊?



杀毒软件无法升级的事情,之前就有很多人发现了,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现在看到这个帖子,总算是明白了过来。



这个消息很快就被转载到了其他各大媒体网站上,标题一个比一个能吓唬人,“杀毒软件处境堪忧,面临被封杀的危险!”,“网站被黑,病毒库无法升级,杀毒软件已被病毒彻底搞定!”,“新一轮病毒狂潮来到,杀毒软件统统‘回避’!”



刘啸此时连苦笑的心思都没有了,卫刚的忧虑全被说中了,这个wufeifan竟然真的把别人想都不敢想的事变成了现实。现在媒体这么一报道,就算wufeifan不放出新一轮的病毒,那些看到这消息的人也会跑去参观杀毒软件的网站,安装了杀毒软件的人肯定还想升级一下试试,这一看一试之下,本来已经到了崩溃边缘的服务器就会瞬间崩溃。



很多人追溯消息的来源,最后就找到了终结者论坛这里,论坛上那齐刷刷的病毒专杀帖子,立刻就成了杀毒软件商的笑柄,发了那么多的专杀工具去查杀病毒,最后病毒没杀了,自己倒被病毒给“专杀”了,真是有意思!



还有一些好事的,比如一些小的杀毒软件,还有国外的杀毒软件,此时纷纷开帖,给自己的产品打起了广告,声称自己的产品永不会被“封杀”。



国内的这些杀毒软件商是彻底气疯了,但他们能怎么办呢,想发个公告“辟谣”吧,也没地方发,自己的网站服务器还崩溃着呢,总不能把自己的公告发在第三方的终结者论坛吧。于是这些杀毒软件商纷纷派出枪手,在论坛一边大战那些好事者,一边“力挺”自己的软件,称绝无封杀之事。



终结者论坛彻底沦为了一个口水大战的场所,管理员实在看不下去,便另外开了一个“闲话江湖”的版块,将这些人统统赶了过去。“河蚌相争,渔翁得利。”,终结者论坛算是此次病毒事件里最大的受益者,由一个默默无闻的民间论坛,一举成为了人人皆知的安全论坛。



卫刚终于给刘啸来了电话。



“商量出结果了吗?”刘啸赶紧问到。



卫刚叹气,道:“没有!”



“不是吧!”刘啸惊诧万分,国内几大杀毒软件商集体商量了这么久,竟然连一个有力的方案都没拿出来?



“事情比我们之前想象的还要严重!”卫刚继续叹气,“我们本以为不完全查杀那三十二个病毒,wufeifan就不会放出新的病毒,看来是有点理想化了,wufeifan又放出了新一轮病毒,估计他还会继续释放下去!”



“那病毒的源头查到没有?”刘啸也快被搞崩溃了,“杀毒软件商不是说做好了准备,要把wufeifan揪出来吗?我看现在只有这一个办法了,只要揪出wufeifan,那就万事OK了。”



刘啸说的这个办法也是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了,釜底抽薪,一劳永逸,没想到卫刚却道:“我们也想揪出wufeifan,可现在到处都是病毒,仅以我们的手里掌握的资源,是很难查出病毒源头的!”



刘啸又开始挠头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就做着等死不成,总要有所行动才行啊。



“现在我们已经向国家反病毒监测中心和网监部门发出了求救,希望借助监管方的力量来防止形势进一步恶化,并追查病毒的源头。”卫刚显得十分无奈,“现在已经不单单是我们和wufeifan之间的私人比试了,如果wufeifan再放出一轮病毒,被感染的电脑将会超过百万台,那时候国内互联网用户将人人自危,并会因此引发更为严重的后果,这已经是一场超级严峻的病毒危机了。”



刘啸很恼火,说好了是私人比试的,现在人家病毒放出来了,自己这边非但一点动作都没有,反而还把监管方都拉了进来,这简直就是一种耻辱,刘啸对卫刚的这个举动极为反对,“我认为没那么严重,我们会想出解决的办法。”



“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卫刚心中的郁闷不比刘啸少多少,“这次病毒之所以能够迅速得以扩散,是因为wufeifan采用了一种新的网页病毒传播技术,而目前我们对于这种技术还没有什么有效的控制办法。”



“什么技术?”刘啸问到,网页传毒还能玩出什么新花样不成?



“以前网页挂病毒,挂在某个页面后,用户只有访问这个特定的页面时,才会中招,而wufeifan这次却采用了一种利用第三方网站来间接挂病毒的方法。”卫刚顿了顿,“我举几个例子来说明一下这种间接传播的方式的危害:一,很多小型的网站都是托管在同一台服务器上的,利用间接挂病毒的方法,只要你在这台服务器上种一个病毒,那不管是访问这台服务器上的哪个网站,你都会中招;二,现在网站的交互性很强,你在这个网站上看到的图片视频,往往并不保存在这个网站上,而是援引第三方网站的,利用间接挂病毒的方法后,一旦第三方网站被挂了病毒,所有援引了第三方内容的网站都会把病毒传给用户;三,以此类推,很多网站还会加入一些知名统计网站的统计功能,以提升自己网站的竞争排名,现在只要把病毒放在了这个知名的统计网站上,一旦你访问那些采用了此类统计功能的网站,你就会中招。”



刘啸没说话,这种方法的原理他也知道,防范起来确实有些难度。



卫刚以为刘啸没听懂,于是继续解释,“wufeifan真是个天才,利用这种方法,他可以在瞬间把自己病毒的影响范围扩大无数倍,而且非常难察觉。就算你发现某个网站被挂了病毒,但病毒却往往不在这个网站上,哪怕网站的管理员把自己的服务器查个底朝天,也不会找到病毒的影子。”



“这种方法我知道……”刘啸咬了咬牙,“也不是完全没有控制的方法,我还是觉得自己去解决比较好。”



“但我们不能拿所有的互联网用户去冒险!”卫刚怒了,“我们比试的战场,不是设在你的电脑上,也不是设在我的电脑上,而是所有互联网用户的电脑。我也知道问题肯定是会解决的,但你能保证在wufeifan放出下一轮病毒之前就把问题解决了吗?”



刘啸无语,天知道wufeifan会在什么时候放出新一轮的病毒,说不定就在这会工夫他就放出了呢。



“你太理想化了!”卫刚继续开炮,“你以为我不想自己单枪匹马把wufeifan搞定吗?我也想,但我得考虑为此付出的代价和成本。你以为wufeifan就是在孤军作战吗?你错了,wufeifan的背后是个病毒集团,这个世界上没有神,只要是人,他就不可能凭一己之力发动如此大规模的病毒战争。”



“你好好想想吧!”卫刚气得不知道还要说啥,“咣当”一声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