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二章 防守反击
章节列表
第六十二章 防守反击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刘啸也很生气,说好的私人比试,弄到现在反而没自己什么事了,自己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局外人。



“不行!”刘啸把手机往床上一摔,“你们爱怎么做是你们的权利,但老子不能也这么窝囊。”刘啸恨恨地咬着牙,那海城的网络演习自己也能给他搅黄了,一个小小的wufeifan,我就不信没有办法收拾他。



Wufeifan放出新一轮病毒后,感染病毒的用户明显多了起来,终结者论坛上看笑话的人少了很多,现在这种情况下,人人自危,都生怕自己的电脑了中了毒,哪有工夫去笑话杀毒软件呢,此时他们倒恨不得杀毒软件赶快雄起了。



刘啸心里不爽,赌气似地打开信箱,自己现在总得做些什么事来表达自己的态度吧,不然也太窝囊了,可一看见信箱里那密密麻麻的病毒样本,刘啸就有些头疼,“靠,把这些家伙研究完得多长时间啊!”。想了想,刘啸又给卫刚发了一条短信,向他索要了之前所有病毒的分析报告,以及wufeifan新放出的那六十四个病毒。



卫刚生气归生气,但这些东西他还是很痛快地给刘啸发了过来,如果刘啸真的能在wufeifan放下一轮病毒之前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来,那卫刚自然是再高兴不过了,就算不能,卫刚也相信刘啸目前不会有什么过激的举动。



刘啸迅速地把所有的分析报告都浏览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可以利用的地方,等他看完那些报告,卫刚又把新的六十四个病毒的分析报告也发了过来,刘啸看了看,还是一无所获。



每个病毒都不一样,甚至是编写代码的风格都不一样,看来卫刚说得没错,这个wufeifan绝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的身后一定还有很多同伙。但是病毒的威力却都很一般,除了难以清除的毛病外,最大的危害就是在后台不断访问杀毒软件的服务器,造成杀毒软件的无法更新,同时也可以迅速吃掉用户的系统资源,导致死机重启。



“看来wufeifan这次的主要目的就是要针对那些杀毒软件!”刘啸捏着下巴,wufeifan真是太聪明了,他这次并没有选择去制作高技术含量的病毒,而是充分发挥了“蚁多咬死象”的精神,制造一大批针对性很强的小病毒,发动了对杀毒软件的全面围攻。



不过这招也太厉害了,他这是在考验卫刚的能力,看卫刚能有什么办法去拯救那些已经被围死了的杀毒软件,他不在病毒的技术上和卫刚硬碰硬,而是在病毒能造成的后果上做文章,这大概就是兵法上的“围魏救赵”吧。真毒!卫刚现在是被彻底被制住了,杀病毒不行,不杀也不行,很被动。



想起兵法,刘啸就叹了口气,“做病毒的都用上兵法了,唉,还让人活不!”



刘啸也不看那些病毒分析报告了,就坐在那里胡思乱想,人家wufeifan都用上兵法了,自己老这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肯定是不行了。再说了,自己现在也没有将,没有土了,以往在反病毒中,大型杀毒软件能起到90%以上的作用,而此刻杀毒软件都已经被封杀了,自己就是想硬碰硬,也没有资本了。



硬的不行,那就来软的吧,可什么算是软的,软的又要怎么来呢?刘啸挠了挠头,有点理不出头绪。



无奈之下,刘啸只好把这次和wufeifan对抗以来的所有环节都回忆了一遍,此时他突然想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wufeifan放出来第一个病毒的时候,那病毒企图从自己的虚拟系统向真实系统扩散,自己以前并没有接触过这个病毒,按说病毒库中也不会有这个病毒的特征码,可为什么自己的病毒报警器会提示发现病毒呢?



刘啸当时也曾有过纳闷,但更多的则是庆幸,后来他着急写专杀工具去压制卫刚,又忙着去追踪盗窃QQ的人,就把这事给忘了。现在想起这事,刘啸心中不由一亮,“那就是说,自己的病毒库中其实早就存在这个病毒的特征码!”



“这是怎么回事呢?”,刘啸赶紧翻出那第一个病毒的样本,放到虚拟系统中一运行,结果,自己的报警器没响!



“靠,你怎么又不响了呢!”刘啸气得都想把电脑给踹了,这不是玩我的呢!



刘啸气得在屋子里踱了几圈,才好不容易把情绪稳定了下来,没办法,只好再把当时的情景复制一遍了,刘啸在电脑前比划着当时的流程:病毒放进虚拟系统——运行——向自己的真实系统扩散——报警器报警。没错啊,自己现在完全就是按照当时的模式走的,可为什么就不报警了呢。



刘啸把这个流程图来来回回地念叨了几遍,突然就在自己的脑袋上地捶了起来,“你个猪脑子啊!就知道病毒病毒,怎么就忘了那病毒是靠什么来扩散的!”



问题的原因找到了,病毒当初是靠PPPLAY的漏洞来扩散的,但那漏洞后来被刘啸自己给补上了,现在病毒无法渗透到真实系统中,那报警器当然不会响。



刘啸大骂自己糊涂,赶紧又把当时自己制作的补丁卸了,然后重新运行病毒,这次报警器果然响了。



打开报警器的详细报告,刘啸一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报告上只有一行字:“发现未知病毒,带有病毒特征码‘wufeifan’!”



“靠!原来是这样啊!”刘啸恨恨地说着,自己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呢,那wufeifan最大的毛病,就是会在自己的每个程序中都要签下自己的名字。



刘啸又不由有些失望,这并不算得是什么可以利用的东西,现在这么多的病毒,绝大部分是wufeifan的同伙编制的,别人怎么可能签wufeifan的名字呢,如果他们都签wufeifan的名字,那自己还费这些事干什么,当初只需写一个通杀工具,凡是检测到程序中具有‘wufeifan’字样的,统统砍杀,也不至于让wufeifan现在搞出这么大的乱子来。



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刘啸还是在病毒的分析报告中翻了翻,挑了一个最不像wufeifan风格的病毒,然后将病毒反编译,利用工具自带的搜索功能,在这些代码中寻找‘wufeifan’字样!



“叮”的一声,弹出一个提示:“找到了搜索字样‘wufeifan’,全文共搜索到一处!”



“啊!”刘啸当时就傻掉了,嘴巴大得可以把鹅蛋都吞下去。



刘啸使劲抽了自己一个嘴巴,确认自己没有看错,然后又赶紧挑了另外一个病毒去搜索,结果再次发现了wufeifan字样。刘啸顿时来了劲头,连续换了十来个病毒,所有病毒最后的签名档,无一例外,全部都是wufeifan的名字。



“哈哈哈哈!”刘啸狂笑起来,“wufeifan啊wufeifan,你小子也太霸道了,居然让所有人把病毒都写上你的名字,可你小子千算万算,就是漏掉了这点。”



一条完整的思路立刻出现在刘啸的脑海里,如果所料不差,wufeifan的下一轮病毒还是会统统带有自己的名字,既然是这样,那自己就做一个防护软件,对还没有感染病毒的机器进行严加保护,如果发现有带有“wufeifan”字样的数据企图下载到用户机器中,就立刻中断数据的下载,这样一来,就算wufeifan的病毒传播技术再高明,传播途径再多,他也无法将自己的新病毒扩散分毫。



如果能够做到这些,就算是保住了现有的阵地,至少不会让情势进一步恶化,剩下的工作就是赶紧清除那些已经中招电脑中的病毒,能清除多少,杀毒软件服务器的压力就能减少多少,只要服务器工作起来,使用杀毒软件的用户就可以完成病毒库升级,由此构成良性的循环,到了最后,就会再次形成对wufeifan病毒四面合围的局面。



“我真是太聪明了!”刘啸觉得自己的这个方案绝对可行,心里不由高兴起来,心想你wufeifan会兵法,那我也不差呀,我会战术,你有围魏救赵,我有防守反击,到最后输得未必就是我刘啸。



想到这里,刘啸赶紧给卫刚打去电话,“卫前辈,我问你,现在每年新出的病毒有多少?”



卫刚有点纳闷,自己这里正忙呢,刘啸不去想办法控制现在的局面,反而跑来问这种不痛不痒的话呢,是不是脑子不正常了呢,于是问道:“刘啸你怎么了,问这个干什么?”



“我很好,请你回答我的问题!”刘啸坚持着。



“你不要闹了好不好,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我现在没工夫和你猜谜语。”卫刚很不爽。



“请回答我的问题!”刘啸还是那句话。



卫刚真是气得恨不得把刘啸立刻给撕了,可惜刘啸不在跟前,只好道:“二十多万种吧!”,这种数据很多安全机构都有发布,属于圈子里的常识,刘啸问这么弱智的问题,卫刚当然不爽,而且是极度不爽。



“那我再问你,如果现在有办法可以防止wufeifan的病毒无法扩散,你去把这几个大杀毒软件商的实力集合到一起,多长时间能把wufeifan的那六十四个病毒全部解决掉?”



“不到二十分钟!”卫刚还是想了一下的,然后说了个很保守的数字,如果真的把这几大杀毒软件集合到一块,解决64个常规病毒是很容易的,就算wufeifa再放出128个病毒来,估计也就是二十来分钟的事,但问题是现在没有办法防止病毒扩散,你杀来杀去,反而会越杀越多。



“好,我知道了!”刘啸心里有了个底,“那我先挂了!”



“我告诉你,你可别乱来啊!”卫刚怎么听怎么觉得不对,“现在网监那边已经……”



卫刚还没说完,电话已经开始“嘟嘟”了,刘啸迫不及待地去制作自己的那款通杀wufeifan病毒的工具了。这一次,轮到他去封杀wufeifan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