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三章 失地
章节列表
第六十三章 失地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那些要将反病毒事业进行到底的人在哪?”



掌控大局的wufeifan,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再次出现在了终结者论坛,当初他发帖说要封杀杀毒软件,现在他做到了,而当时那些说不惧怕任何挑战的杀毒软件商,却已经很久没有发表新的消息了。



“你们是在苦思反病毒的良策,还是到自己老师那里借教科书去了?或者,你们此时正集体商量着要向我投降?”,wufeifan帖子里极尽挑衅之词,他更是把杀毒软件停止发布专杀工具的行为,看作了是他们对自己的一种变相屈服,因此言词之间,无比得意。



病毒扩散的趋势日益严重,而杀毒软件的服务器一直都处于崩溃状态,杀毒软件商甚至连在第三方平台发布病毒专杀工具的行为也停止了,起初大家也没有多想,此时看到wufeifan的帖子,才算是“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些杀毒软件是以此向病毒制造者求和啊!



愤怒的人们开始在论坛上向杀毒软件开炮,他们的言辞可比wufeifan直接多了,甚至连“丢人败兴”、“有辱先祖”、“遗臭万年”的词都给杀毒软件商套上了。



“有本事就从技术上消灭了我,我是绝不会接受你们的请降!”wufeifan在帖子的最后,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刘啸一拳砸在桌子上, wufeifan现在这是要准备收网了,这厮真是太聪明了,如果他在帖子里说“你们赶紧投降吧,我会接受你们的请求,收回自己的病毒!”,那就是把杀毒软件逼到了绝境,他们就是拼死,那也不能向wufeifan投降,多少人盯着呢。



而Wufeifan现在在帖子说自己绝不接受杀毒软件的请降,其实却是在给杀毒软件留面子,就算日后杀毒软件真的是请和了,那外人自然也会以为是杀毒软件制死了wufeifan,而wufeifan也刚好趁此机会提出自己的要求。



刘啸冷哼了一声,“小子,死到临头还不知,看你还能得意多久!”本书首发www.17k.com。



杀毒软件商顶不住用户和舆论的压力,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他们在终结者论坛放出了过去wufeifan所有病毒的专杀工具,算是对这些吵吵闹闹的人表明了态度,自己绝不会向病毒制造者屈服。但仅仅发布这些工具,根本无力改变目前的态势,一些反病毒高手此时也加入了讨伐的行列,向杀毒软件商提出了质疑。



Wufeifan此时再次现身论坛,“既然要战,那就来吧,有本事就把我的下一轮病毒也一块杀掉吧!”,wufeifan当然有资本说这话,他知道杀毒软件的服务器不恢复,是无法把自己的病毒杀干净的,



刘啸猜得果然没错,wufeifan是打算收网了,如果按照过去的模式计算,他这次应该是放出128个病毒才对,可他只放出了64个,算是对杀毒软件商的一个暗示吧,也可能是他也不想让事态继续恶化下去,那样对他也没有任何好处。



Wufeifan此时估计正在清秋大梦,他认为过不了多久,那些杀毒软件商就会主动找上门来向自己求和,别说是卫刚,就是卫神仙,此时也无力回天了。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十分钟后,杀毒软件竟然放出这新的六十四个病毒的专杀工具,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这些杀毒软件商好像是事先分配好的,放出来专杀工具是没有重复的,以往他们总是针对同一个病毒各自放出自己的专杀工具。



此时wufeifan估计脑海里或许还会冒出一个问号:难道是自己逼得太紧了,把这些杀毒软件商逼傻了?但如果他稍微细心点的话,就会发现,自己这次放出的那64个病毒,根本就没有达到什么扩散效果。



接下来的发展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外,只要你登陆到国内任何一家大型门户网站,就会首先弹出一个窗口:新型病毒严重威胁互联网安全,为了您信息和数据的安全,请及时下载并安装防护查杀工具。国内几大移动通讯运营商、固定电信运营商也给自己的用户发去了此条提醒信息。



于是同时,国内几大下载平台的所有服务器,都开放两个工具的优先下载:一个是集合了wufeifan此次事件中所有病毒的专杀工具,一个是可以预防wufeifan病毒的工具,工具上赫然写着“快云工作室出品”。



半个小时后,刘啸接到了卫刚的电话。



“情况怎么样了?”刘啸赶紧问到,自从wufeifan放出病毒后,他就一直在等着卫刚的消息。



“天才,你真是个天才!”卫刚的语气可以说是狂喜,“wufeifan没有丝毫的防范,现在情况已经开始好转了,估计用不了多久,wufeifan的这些病毒就要跟互联网说拜拜了!”卫刚人一高兴,说话也开始有趣了。



刘啸此时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这次他赌赢了。



“你的那个防护工具,到底是根据什么做的,现在总可以告诉我了吧!”卫刚急忙问到。



“很简单!”刘啸笑了起来,“我发现,wufeifan所有的病毒中都会签上自己的名字!”



“呃……”卫刚没有想到答案会是这样,竟是半天没有放出话来,或许他是在责怪自己粗心,为什么自己就没有发现这个问题呢。



“其实我很想提前告诉你,但这个东西实在是太简单了,一旦消息传出去,wufeifan只需稍加改动,我们就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了!”,刘啸笑着解释,上次的吴越霸王事件给了他很大的教训,所以他这次事先跟卫刚卖了关子。



“可以理解,可以理解!”卫刚咳了两声,“这次真亏了你的这个发现,唔,还有你的全盘策划,不然我们真的是拿wufeifan没办法了。不过你小子也真是过份,搞得神神秘秘的,说实话,要不是我看到了你那工具的效果,我还真不敢在那些杀毒软件商面前拍这个板呢。”卫刚呵呵笑着,事情已经过去了,他也只好一笑了之。



“呵呵,那几个软件商这次没少花钱吧!”刘啸问着。



“那是肯定了!国内所有门户网站的首页弹出广告,移动商电信商的声讯服务,随便一个都是价比黄金啊!”卫刚笑着,“不过,只要能挽回局势,他们在这个圈里的利益就还在,花这点钱还是值得的。”



“唉,如果他们能预料到现在,估计当初就不会掺和咱们与wufeifan的比试了!”刘啸叹了口气。



“其实他们早就后悔了!”卫刚继续笑着,“好了,不说这个了,我得赶紧去帮他们收复失地去,也算是表达一下自己的愧意嘛!”



挂了电话,刘啸也是暗道一声好险,自己这次虽然赢了,但也是险胜。刘啸当初原本是计划把防护工具做好后就直接放出去,为了防止wufeifan知道自己是根据什么来防范病毒入侵的,刘啸还用自己设计的加密方法给工具加了密。



但后来刘啸又放弃了,这样做实在是太冒险了,刘啸不能确定wufeifan能用多长时间来知道这个秘密,也不知道这段时间内,杀毒软件商是否可以收复失地,所以他想了想,最后还是去找了卫刚。



刘啸用自己工具的实际效果说服了卫刚,然后由卫刚去说服那些杀毒软件商以及网监部门,制定了一个完整的反攻计划。



首先,由杀毒软件商放出之前所有病毒的专杀工具,诱使wufeifan放出新一轮的病毒,让wufeifan没有丝毫的反应时间,无法对自己病毒进行调整;第二,在国内互联网的主要节点服务器上进行安装刘啸的工具,防止wufeifan病毒的进一步扩散;第三,最大限度地宣传,给所有人一种舆论导向,让他们以为这次的病毒很严重,必须安装防护和专杀的工具;第四,网监部门迅速追踪和堵住病毒的传播源头,防止wufeifan反应过来后,放出调整后的病毒。



这几步必须按照固定的流程走,顺序稍微颠倒,就有可能会功败垂成。虽然后来wufeifan主动跳了出来挑衅,但这只是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事情的整体运作。此时估计wufeifan正拿着刘啸的那款防护工具在研究呢,他得知道自己的病毒到底是在什么环节上出了问题,一盘好棋,明明已经把对手逼到了死角,没防住对方却突然翻了盘。



“但愿能拖上一些时间!”刘啸虽然知道wufeifan一时半会还解不开自己防护工具的加密算法,但他不知道能撑多久,因为wufeifan同样也是位加密高手。



“希望卫刚那边的动作快一点,只要杀毒软件的服务器恢复正常,就赢了八成!” 刘啸叹了口气,此时他突然想起了卫刚之前曾说过的一句话:杀毒软件卖的都是过期的耗子药。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病毒永远都比杀毒软件要超前,按照目前杀毒软件的模式来看,确实是这样。如果杀毒软件能够对新病毒的特点有所预见,并给于防范,那wufeifan这次定然掀不起如此大的风浪来。



病毒出来了,该感染的都感染了,那些病毒制造者想要得到的利益也到手了,此时杀毒软件才出来对病毒予以消灭,这确实有点卖过期药的味道。



刘啸不得不对现在的这种杀毒模式进行重新的审视,一个好的杀毒软件,他应该是防患于未然,他应该保护用户的电脑不受病毒的侵犯,而不是给用户提供一种事后诸葛亮式的服务,这种模式,不管是对于用户,还是对于杀毒软件商自己,都是一种潜在的危险,wufeifan这次就是利用了这种模式上的漏洞。



“就象是自己这次的防护工具,虽然只是利用了对方的一个小失误,但这也算是对wufeifan的新病毒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预测。”刘啸觉得这还不够,除了预测,还应该把握住病毒的特性和本质,病毒的代码再千变万化,但它却具有几个共有的特性,如果能在这些特性上予以正确的判断,就能防范未知的新病毒。



刘啸又把wufeifan这次所有病毒的分析报告翻了出来,就拿这次的病毒来说,除了都有wufeifan的签名外,还还有其他几个固定的特征,一,恶意访问杀毒软件服务器;二,捆绑系统的进程;三,隐藏自身;四,强行修改系统的设置;五,破坏系统的管理工具。



如果只判断其中的一个,或许还有误判,但这五个特点出现了两个或者两个以上,那基本就是病毒了,完全可以将这个程序终止或者删除。



刘啸又开始动了起来,他得赶紧把自己的这个想法变成实实在在的东西,如果wufeifan解开了自己的工具,那就算他的新病毒不添加自己的签名,那不是还有其他五个把柄让自己捏吗,他照样翻不出自己的手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