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五章 心中的那只蚂蚁
章节列表
第六十五章 心中的那只蚂蚁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刘啸此时在心里不得不佩服wufeifan,他放出的这个东西,除了具备不可预见性外,病毒的其他几个特性它是丝毫不沾边,它不传染、不破坏、不隐藏,所发出的指令也是最平常不过的指令,如果要是根据这个来判断它是病毒,那完了,用户都无法在自己的机器上转移文件了。



只具备病毒的一个特性,就这么一个东西,刘啸都不知道到底要不要把它算到病毒的行列里,唯一能和病毒扯上关系的,就是它的敲诈行为,但这敲诈行为也不是用软件就可以判断出来的,这得人工智能来做判断。



刘啸不禁砸巴了几下嘴,这wufeifan可真是说到做到,上次说要封杀杀毒软件,他做到了,这次为了证明自己主动防御病毒思路的不可行,他又放出了这个敲诈病毒,看来自己主动防御的思路确实存在很大的问题。



wufeifan的这个病毒至少还说明了另外一个事实,那就是未来的病毒会越来越不象病毒,教科书上关于病毒的定义已经快过时了,而且病毒的技术含量会越来越低,病毒制造者并不需要什么高深的编程技术,只是需要在其他方面多动些脑筋就可以。



刘啸皱眉挠着头,对于这种病毒,还确实没有什么好的防御办法,至少自己目前是想不到,不具备病毒的特征和行为,你又怎么来防御呢!



“算了,还是让那些反病毒的商家去头疼吧!”刘啸决定放弃,自己只要把wufeifan现在的这个病毒解决了就行,那管得了以后那么多病毒呢,自己目前还没打算要把毕生的时间都奉献给反病毒事业呢。



刘啸把自己的解密工具调过来,对这些加密的文件进行破解,希望得出wufeifan的加密算法。



回头再看熊老板送自己的那台新机器闲在一旁,刘啸就决定双管齐下,他打开新电脑,把wufeifan放在桌面的那个激活码程序弄了过来,然后试图去做一个注册机。只要掌握了wufeifan的激活码规律,或者知道对方激活码产生的算法,注册机就可以生出很多正确的激活码,有了这些激活码,wufeifan的程序就会自动解密并还原那些文档文件。



Wufeifan这次的这个敲诈病毒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所以刘啸将病毒分析和注册机发到终结者论坛时,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关注。



几乎是wufeifan刚刚放出病毒的时候,网监就封杀了他的病毒散播源头和渠道,wufeifan苦心经营多年的传毒渠道就此宣告破灭,他本人可能此时也正面临着网监追根究底的调查。刘啸是不会同情wufeifan的,这种网络毒瘤越早摘除就越好,而且wufeifan也是活该,他太猖狂了,别人消灭了他的病毒他也要去找别人报复,为逞一时之快去跟卫刚挑战,最后却将自己的老本搭了进去,真是报应不爽啊!



病毒事件到了这里,也算是暂时划上了一个句号,一切都恢复了往常的样子,只有wufeifan下落不明,他的真实身份一直是个谜。本书首先www.17k.com



刘啸的工作室现在算是小有名气了,可一直也没开了张,这让他很费解,难道网络真的就那么和谐,所有的人都没有遇到什么棘手的问题需要解决吗?



百无聊赖之下,刘啸只好又把追踪QQ诈骗集团的事情继续做了下去,跟上次搞吴越家族一样,他不声不响地得到了对方的所有资料,包括成员姓名,档案,以及这些人圈钱的账本记录,这也是个分工非常细的集团,有专门负责管帐的,有专门负责网站交易的,有专门负责筛选QQ号码的,当然,也有负责散播尾巴病毒和盗号木马的人。



刘啸根据那天和那个副站长的聊天记录,顺手也把那个叫做冰龙的人的老底也翻了出来,这也是一个性质完全相同的集团的老大。



不过,刘啸通过比对两个集团的资金账目,竟然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这两个QQ盗窃集团虽然是竞争对手,但暗地里却有资金的往来,最让人奇怪的是,两个集团每月的收入中,都有一大笔钱去向不明,两个集团账本中对于这笔资金的备注都一样,只有两个字:上缴。



“上缴?”刘啸站在窗前望着远处,“他们要向谁上缴呢?难道说在这两个QQ盗窃集团的背后,还有一个更为庞大的集团来操纵运作吗?”



可刘啸在得到的所有资料里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任何和幕后集团有关的线索。



刘啸叹了口气,返回电脑前,“可能是自己多虑了呢,也许这个上缴只是他们的一句行话,说不定是拿这些钱给自己的成员买保险去了呢!”



刘啸笑了笑,随即把这些资料一整理,给QQ公司发了过去,虽然刘啸恨这些蚂蝗,不过他相信还有人比自己更恨这些蚂蝗。“嘿嘿,要怪就怪你们自己不长眼,给谁发尾巴消息不好,偏偏发给我!”刘啸无奈地耸肩,起身关了电脑,他要出门溜达溜达去,反正呆在电脑前也不会有生意上门。



在街上毫无目的地转了几圈,刘啸才发觉自己现在真的很可怜,来海城这么久,朋友都没有几个,想找个人说话都不知道该去找谁。蓝胜华算一个,可自己老是不给人家面子,现在都不好意思再去联系人家;熊老板也算一个,这个人很仗义,值得一交,但熊老板是做大事的人,哪有闲工夫和自己扯蛋呢。



刘啸此时突然特别特别地想念自己以前的那些哥们,大魏、小武,还有最最牵挂的张小花,不知道他们最近过得怎么样!



刘啸此时一步也不想再往前走了,就在路边找了个地方坐下,掏出手机,挨个给大魏小武他们都发了一个问候的短信,轮到张小花的时候,刘啸的手在电话上摩挲了很久,最终也没决定是不是要发这个短信。



当初离开封明的时候,刘啸就决定此后再也不和张小花联系了,自己和张小花注定是火车的那两根轨道,一直延伸到远方,但却永远都不会有交集,既然没有结果,与其让周围的人都跟着难受,倒不如痛快地撒手,就让自己在轨道的这一边,默默地看着她,祝福着她,直至轨道走到尽头。



坐在街头,仰望被高楼围起来的这片天空,刘啸觉得非常闷,此刻的他心情差到了极点,自己举个破破烂烂的小纸片,上面写着 “张小花”的名字,站在校门口让所有人看笑话,那情景仿佛就在昨天,可现在想起来,一切又变得那么遥远了!



“原来要把一个人忘记真的很难!”刘啸叹气,低头看着路面有只蚂蚁爬来爬去,“就像这只蚂蚁,不知什么时候,它就会从心底钻出来,钻得你心痒,钻得你心痛。”



蚂蚁在路面发现了一个面包渣子,钳住之后迅速往自己的老巢撤退,刚刚爬过一块地砖的距离,就见一双黑皮鞋走过,蚂蚁顿时粉身碎骨!



“妈的!”刘啸不知哪里冒出来的火,当时腾地就站了起来。



黑皮鞋的主人吓了一跳,“你……你干什么!”



“嗡嗡,嗡嗡~”刘啸的手机此时就叫了起来,刘啸狠狠地盯了黑皮鞋足足有十秒钟,才咬了咬牙,接起了电话。



“神经病!”黑皮鞋还了刘啸一个白眼,转身快步离去。



“喂!我是刘啸!”刘啸喊到。



“我知道你是刘啸!”电话里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猜猜我是谁!”



刘啸就皱了皱眉,“是你啊,找我有什么事吗?”,电话是刘晨打来的,此刻刘啸大概最不想接的电话,就是刘晨的。



“找你当然有事!” 刘晨笑呵呵地说道,“听说你搞了个工作室?”



“是!”刘啸应了一声。



“很多起点,但终点只有一个的快云工作室?”刘晨明知故问,把刘啸的广告词都拉了出来。



刘啸再次皱眉,“是!”



“那就没错了!”刘晨继续笑着,“我找的就是你!”



刘啸不知道刘晨这是什么意思,自己的工作室一笔业务都没开张,根本不会和网监有任何牵扯。



“我们在一个起点遇到了麻烦,找你要终点来了!”刘晨笑着,“怎么样?有兴趣吗?”



“你们网监还需要人帮助?”刘啸非常诧异,网监拥有那么大的资源,什么搞不定,他觉得刘晨找自己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提高办事效率嘛!我们网监也不是神,也有遇到麻烦事的时候!”刘晨催促着,“怎么样,痛快点,一句话,干不干?”



“起点在封明市?”刘啸问到。



“是!”刘晨确定。



“不干!”刘啸很干脆地回绝了,“和封明有关的,我都不干!”



“你这人怎么这样?”刘晨急了,她本以为是十拿九稳的事呢,没想到刘啸想也不想便拒绝了自己,“你不能因为张氏把你撵出去,你就把整个封明都恨上吧!再说了,我是好意,又是代表网监向你发出邀请,你怎么能这样呢?”



“你们爱请谁请谁去,反正我不干!”刘啸说完直接挂了电话,此时他正痛苦着呢,就是玉皇大帝亲自来请他,估计他也不会去封明的。



回身再去找那只蚂蚁,蚂蚁的尸体却早已被风不知道吹到哪里去了,刘啸很悲哀,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自己对张小花的思念,象蚂蚁一样,在心底钻进钻出,但最后却也只能是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唉……”刘啸叹了口气,起身离开。





PS:还是老话题,如果觉得好,就请砸票,没票的请捧个人场,多多宣传。《黑客江湖》,一场天才与天才之间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