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九章 专治犟驴
章节列表
第六十九章 专治犟驴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嗯?”刘啸一脸诧异,“那是怎么回事?”



“封明大学此事一出,省内的其他多所大学也都相继发现了不同程度学生成绩被改的事实。”刘晨白了一眼刘啸,“你能说这么多所学校负责服务器维护的老师都出了问题吗?”



刘啸皱眉摇了摇头,这么多所学校的教务系统都出了问题,那就不可能全是学校这方的原因了,看来这事应该是高手做的。



刘晨继续说道:“我们到这几个学校的服务器上都看了,对方的入侵记录全部被删除了,此人非常谨慎小心。后来我们只好对所有改过成绩的学生重新进行调查,结果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线索,对方最初的时候,曾使用过一个QQ号码,他用这个号码和那些成绩有挂课的学生进行联系。”



“那你们是想让我做什么?”刘啸有些纳闷,这不是都查清楚了吗。



“让你帮我们追踪这个QQ,以及这个QQ背后的人!”刘晨顿了顿,“使用这个QQ的人不一定就是入侵学校服务器的高手,可能只是他在学校内的代理人,为防止打草惊蛇,我们警方暂不介入。你是个追踪的高手,从上次的吴越家族的事件中我就知道了,仅凭对方的一封勒索信,你就能把对方整个的团队都挖出来,而我们的人握有那么大的资源,想做到如此都很费劲。”



刘啸眉头一锁,要是做做什么外围的事,或许自己不用考虑就答应了,可这事完全就是警方的事啊,刘啸有点拿不准注意。



“不要犹豫了!”刘晨拍拍刘啸的肩膀,“你已经上了飞机,想下去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完了刘晨压低声音,“这事影响很大,如果不尽快解决,就会有越来越多的学生卷进去。而且,我们有线索显示,这个修改成绩的家伙,背后可能还有一个庞大的造假证集团。”



“假证?”刘啸一愣,“什么假证?”



“我们当时只是调查成绩被修改的事情,结果在摸排中发现了新的情况,这帮人号称不但可以修改成绩,而且还可以给那些不能毕业的学生发放毕业证,据说这些假的毕业证全部具有合法的毕业生编号,而且在教育部网站都能查到,和学生的身份完全吻合。”刘晨嘿嘿笑着,“事情到这里就超出了我们封明市警方的能力范围了,但事情出在封明,不查清楚我们觉得很没面子,所以我才来找你。”



“你是怀疑教育部的那边出了问题?”刘啸眼睛就瞪大了。



“呸!我可没说!”刘晨得意地仰着脸,“反正这事就交给你了,你是个无关人等嘛,随便去查,只要把最后的结果告诉我们就可以了。唔,如果案子破了,我们也在报纸上登个豆腐块,就说接到某好心人士的举报,得到了确凿证据,哈哈!”刘晨想到那报纸,就不由地笑了起来。



刘啸大汗,不再说话,靠着椅子上闭目养神,等着飞机起飞,他心里很矛盾,想立刻飞到封明,因为他担心张小花,可如果真的见到了张小花,自己又该说什么呢。



“唉……”刘啸心里重重地叹了口气。



飞机两个小时后降落在了封明市的地面,刚一出机场,一副巨大的广告牌就戳在机场广场的最中央,“寻人:提供线索者,奖100万;找到其人,奖1000万。”



刘啸顿时就被冰在了那里,看来刘晨真的没有骗自己,张小花这次真的是有点过分了,玩得有点大了,都把张春生逼到了这份上。刘晨说整个封明市都疯狂了,看来是一点都没有差,可如此寻找了一个星期,张小花都没露面,刘啸不禁有些忧心。



刘啸把包往刘晨手里一塞,“我回头去找你,东西先放你那里。”,说完刘啸就往广场前的搭车点跑去。



“你去哪啊?”刘晨急忙喊到。



“去张氏!”刘啸喊了一声,看见有辆的士过来,直接冲上去就钻了进去。已经等在那里的人看见车子来了,只是弯腰提了一下包,还没反应过来呢,车子就又没了,不禁气得指着车P股咒骂不已。



“切!”刘晨皱了皱鼻子,有点郁闷地看着那车子开走,顺手把刘啸的包往旁边一丢,站在那里生气,恨恨地道:“我叫你来封明,又不是让你忙那事的!”,看那车子跑没影了,刘晨才掏出电话,找人来接自己。



春生大酒店刘啸是再也熟悉不过,进去直奔上面的张氏办公区,公司里的人大多都认识刘啸,而且很多人也认为这次张小花的失踪肯定和刘啸有关,此时刘啸出现在张氏,立刻引起了极大的骚动。



看刘啸朝张春生的办公室走了过去,几个胆大的家伙就蹑手蹑脚地跟在了后面,想去探个究竟。



刘啸走到张春生的门口,吸了口气,然后敲门。



“是你?”开门的小李秘书,看见刘啸显然有些意外,惊诧之余,就赶紧回头喊道“总裁,是刘啸!”



“让他进来!”张春生声音刚落,就听屋里“哐当”一声。



刘啸进来一看,就见张春生正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大概是起得太猛了,茶几被他给掀歪了,上面的茶杯翻了两个,小李秘书急忙去收拾茶几上的水渍。



“是不是姗姗在你那里?”张春生过来就拽住了刘啸。



刘啸摇了摇头,“我也是刚刚听说了这事,就赶紧过来了。”



张春生的脸立刻写满了失望,回身踱到窗户边看着窗外,然后摆了摆手,“你先坐吧!”



刘啸叹了口气,只是几个月不见,张春生就显得苍老了很多,整个人都是那么愁云惨淡的样子,就连鬓角的头发也露出了白根,“张……张叔。”刘啸突然觉得这个称呼有点别扭了,“你也不要太着急了,小花是个非常独立的人,不会有事的!”



张春生看着窗外,没有说话。



刘啸往前走了几步,“我这次来,就是想看看小花有没有消息。如果现在还没有消息的话,我想小花大概已经不在封明市了!”



张春生猛然回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你知道她去哪了?”



刘啸摇头,“我只是个猜测罢了。你在封明这么大张旗鼓地找了一个星期,重金之下,估计封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被人翻遍了,一点消息都没有,那就是说小花很可能不在封明了。”



“我找人查了封明市两个星期内的出入境记录,没有姗姗的出境记录。”张春生不相信张小花离开了封明。



“还有很多交通工具是不用登记的!”刘啸皱眉。



“如果她离开了封明,那我就在全国找她!”张春生一发狠,“小李,立刻联系全国所有的报纸期刊,不管花多少钱,让他们该撤的就撤,腾出版面,明天就把我们的寻人启事登上去。”



“你先等一等!”刘啸拦住了小李秘书,然后走到张春生跟前,“张叔,我知道你有点恨我,可能你还认为小花现在的出走都是因为我。”



张春生瞪了刘啸一眼,没说话,估计也就是个默认的意思吧。



“好,就算是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过错!”刘啸咬了咬牙,“我现在也不奢望你原谅我了,我只希望你能理智冷静地听我把话说完。”



张春生还是没说话,只不过不在那里站了,转身又坐回到沙发里。



“我能理解你和小花之间那种相濡以沫的亲情,我也明白之前我在张氏时你给我说那些话的苦心,虽然我很喜欢小花,也在张氏的项目上倾注了很的希望,但我还是选择了离开。”刘啸此时也是一脸痛苦,“我希望我的离开,能换来你们的和睦快乐,我衷心祝愿小花能找到更好的幸福。所以现在的这个结果,绝对不是我想看到的。”



张春生虽然没说话,但情绪还是慢慢冷静了下来。



“事情既然出了,我们就得面对,我和你一样,都很担心小花现在的状况,也想快点找到小花,但我不赞成你这样大张旗鼓地去找她。”刘啸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张春生瞪着他,气呼呼地道:“那你想怎么找?坐在家里等着她回来?我等不及,我想立刻就见到我的女儿。”



“你比我更了解小花的性格,你也比我更清楚她对你的感情。”刘啸回敬了张春生一个大眼,“她天生就是个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吃软不吃硬的脾气,你越是逼着她,她就越不会顺着你,难道你不知道?”刘啸蹦了起来,“她要去学校住两天,那你就顺着她好了,等她气消了自然也就回来了,你可倒好,天天到学校去逼她,你这不是摆明了不想让她回家吗?小花在心里是多么地尊敬和维护着你啊,现在她能做出退学出走的举动,我看完全就是被你你给逼的。”



“混账!”张春生跳了起来,“我不希望自己女儿回家?我不希望她回来我能到处发寻亲启事去找她吗?”



“我看你就是不想让她回来!”刘啸蹦得比张春生高多了,“是你把她逼得在学校呆不住了,现在你又这么到处拿着钱去砸她出来,她能遂了你的心意?你把她砸出封明市还不算,你还要砸得她在全国抱头乱窜!我告诉你,你张春生能控制得了封明市,但你还控制不了全国,要是小花在外面出了什么意外,我跟你没完!”



刘啸几乎是吼着的,完了直接朝门口走去,嘴里继续骂骂咧咧,“靠,跟你好好说,你还唧唧歪歪,非要逼我发飙!”



刘啸一拉门,发现门外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不由怒了,“看什么看,找骂啊!”



人群“哄”一下全散了。



“咣!”刘啸把门踹回去,张春生的暴喝就隔着门板穿了出来:“你小子别跑,我告诉你,要是小花有什么三长两短,老子绝饶不了你!”



“靠!”刘啸恨恨地咒骂,朝外面走去,“一对犟驴,不抽你几下,你就不知道好歹!”刘啸心想这张氏父女真是活宝,谁也不让着谁,怪不得张小花能退学出走,一件小事都能让他们整得全城大地震,真是有才人啊。



话虽如此,刘啸的眉头依旧紧锁,反正人是不见了,现在得赶紧想个办法,最不济也得弄清楚张小花此刻身在何方,状况如何!本书首发17K文学网!



想到这里,刘啸就奔封明大学去了,他想去找找张小花的同学或者舍友去问问,看张小花退学之前有没有露过什么口风,有没有说过退学之后的打算什么的,现在是能找一点线索就多一份希望。



车子停到学校门口,刘啸下了车,看着熟悉的校门和风景,不由一阵感慨,这和以前进学校的心态完全不一样。



刘啸走到学校门口,被门卫拦住了,正在坐着登记,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是刘哥吧?”



刘啸回头,“你是?”



那人在刘啸胸前捶了一下,“是我啊,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小武表弟啊!”



刘啸“啊”了一声,就给那家伙还了一锤,“是你小子啊,怎么换了这么一身行头,害我半天都没认出来。”以前小武表弟只顾着打游戏,头也不洗,衣服也不换,经常是人未至,味先来,总是一副邋里邋遢的样子,现在竟然穿了一身笔挺的西服,头发也剪成了板寸,看起来非常精神,和以前完全是两个人,所以刘啸一时竟没有认出来。



小武表弟有些不好意思,紧了紧自己的领带,“这行头还可以吧?我找人借的!”



刘啸大汗,“那你穿这样干啥去啊?”



“找了个工作,今天去复试!”小武表弟笑了起来,“是一个游戏公司,我应聘游戏策划。”



“嗯?”刘啸有点意外,“你不是还有两年才毕业的吗?”



“嘘!”小武表弟示意刘啸不要声张,然后把刘啸拉到了一旁僻静的地方,压低了声音道:“我把我的游戏帐号和装备全卖了,完了用钱买了一个毕业证!”





PS:<黑客江湖>天才与天才之间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