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二章 剑指幕后
章节列表
第七十二章 剑指幕后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回来打开电脑,卖证的那家伙依旧没有回过来消息,应该是还在睡觉,刘啸不禁暗自咒骂:“靠,赚钱都不他奶奶的积极,害老子做事还得按照你的作息时间来。”



把这事放到一边,刘啸又开始琢磨张小花的事,他还是觉得张小花应该不在封明市了,但就是想不出张小花是如何离开封明的,为什么所有的地方都没有张小花的出境记录。



想了想,刘啸决定给张春生打个电话。



“喂,我是刘啸!”刘啸也不喊张叔,两人昨天刚吼过,很尴尬。



张春生那边“唔”了一声,“什么事?”,从语气上听不出他此刻的感情,不知道他是高兴还是生气。



刘啸咳了两下,“那……那个,小花今天有消息没?”



“没!”张春生回答得干脆简练。



“我突然想起个事!”刘啸顿了顿,“小花出门的时候有没有带银行卡,你去查一下这几天她有没有消费记录,如果有,就能知道她此刻人在哪里。还有,她的手机如果带在身边的话,应该也可以查到信号的产生地。”



“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不然我早就查出她现在在哪了!”



“那银行卡呢?”刘啸问到。



张春生半天没说话,这让刘啸有点纳闷,赶紧又追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咳……”张春生连连支吾,“她搬到学校之后,所有的信用卡就被我停了!”



刘啸崩溃,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父女两真是一个比一个绝,憋了半天,刘啸才冒出两字,“你狠!”



“要不然我也不用这么着急找她出来了!”张春生那边爆了,“自从她从学校消失后,我就没有一天能吃得下饭,睡得着觉,这么些天了,我都是一直守在电话旁,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个能找到她的机会。你以为我那样逼她,我心里就很好受吗?她是我女儿,我是为了她好,我是不想失去她,我才那么做的。如果早知会有今天这后果,让我日日夜夜担心她能不能吃上饭,有没有地方睡,当初我也就不会那么逼她。她是我女儿,我宁愿自己把所有的罪都受了,我也不愿她受丝毫的委屈,你明不明白!”



张春生冲着电话怒吼,这么些天了,他其实也很委屈,他是为张小花一辈子的幸福着想,才扯下脸皮撵走了自己的忘年之交刘啸,又仅仅是想让张小花回到家里,这样好让自己去照顾她,他的想法一点错都没有,可惜心急了一些,好心办坏事,弄到最后反而把张小花被逼跑了。



刘啸听那边张春生直喘粗气,知道他此刻有点激动了,张小花是张春生的女儿,现在张小花不见,张春生内心的煎熬和着急没有任何人能比得上。刘啸当下也不好再说什么,安慰道:“我明白你的苦心,但张叔你也别太着急了,今天我仔细分析了分析,小花现在肯定是没有事的。所以我们不能自乱阵脚,一定要保持冷静,然后仔细地想一想,看有没有什么线索被我们给忽视了,这样才是找到小花的最快办法。”



张春生没说什么,顿了半天之后,道:“好,我知道了!”



“那行,我先挂了,完了我要是再想起什么,就通知你。”刘啸说完顿了顿,“如果你这边有了小花什么消息,请也记得告诉我。”



“好,我知道了!”张春生还是这几个字,说完就挂了电话。



刘啸此时都快把头发给挠掉了,他真是纳了闷,张小花身上没钱,那她能去哪里呢,现在不知道她是怎么出了封明市,也弄不清楚她此刻在哪里,刘啸头都快想破了,就是想不出下来该从哪里入手查起。



“去亲戚家了?”刘啸摇着头,张春生肯定已经把张小花能去的地方都翻了几遍了,如果张小花真去了亲戚家,除非有人说了假话,否则早被挖出来了。



“朋友同学家?”刘啸又否决了,这和亲戚家是同一个道理,张春生肯定也都找过了,估计连和张小花只说过两句话的人他都找过了。



刘啸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步,“那她还能去哪呢?”,走了几圈,刘啸突然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她该不会是找自己去了吧?”



刘啸觉得这个可能太大了,张氏父女的冷战对峙,说到底就是因为自己而起,依张小花的性格,你越不让她干的事,她肯定是会给你干得越起劲,说不定她还真去找自己去了,不为别的,她就为张春生跟前争口气,她也会这么干。



“我靠!”刘啸赶紧拿起电话给自己的物业打电话去询问。



物业的人电话里叽哩哇啦好几分钟,好搞清楚刘啸是谁,住哪个房间,然后才翻了翻记录,道:“没,这几天没人来找你。”



刘啸此时顾不上责问物业的人服务态度差,低声下气地道:“那麻烦你了,如果这几天有人来找我,特别是女的,请你一定要通知我,谢谢了。”



“好好好,知道了!”物业极不耐烦地挂了电话。



“靠,回去老子就搬家,换个物业好的!”刘啸恨恨地收起电话。



来到电脑前,刘啸决定发动搜索大战,他要知道近期所有从封明到海城的记录,不管是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还是搭私家车,哪怕你就是走着去的,刘啸也要知道你几时走的,走的人里面有没有张小花。



刘啸这次是发飙了,从网上把自己很久都没有用过的一个工具拖了下来,这是个超级强大的搜索引擎,综合各大搜索引擎的功能,而且还有刘啸自己设计的一些搜索功能,弥补了那几个大搜索引擎不涉及的搜索领域,而且还能根据刘啸自己的设定在搜索结果自动筛选。



刘啸的第一设定,就是搜索从封明到海城,或者从封明到别的地方,但是路过海城的所有信息;第二设定,日期为一个月内;第三,有张小花,或者张小花网名、昵称、小名,以及和张小花相关的其他名称出现,刘啸甚至把张小花家那条狗的名字都放在了第三设定的条件里。



搜索引擎会根据这些设定,逐步缩小搜索的范围,直至筛选出最符合要求的搜索结果。



刘啸就坐在电脑前,盯着那搜索的进度缓慢前进,大概是刘啸设计的搜索技术不成熟,反正是速度奇慢,等了半天,搜索引擎上才显示:“正在搜索第一条件,搜索完成率3%”



刚开始还有点焦急,等后来刘啸都坐椅子里有些犯困了,才听见电脑“叮”的一声响。刘啸抬头去看屏幕,发现上面“正在筛选第二条件!”,然后瞬间就到了“正在筛选第三条件!”



“筛选完成!”,这三个显示,几乎是在两秒内就完成了,看来刘啸做的这个搜索引擎,搜索功能是大大地不如筛选功能,但万幸的是,它还是搜索出不少东西。



刘啸打开筛选出的结果,发现符合第二条件的消息很多,但符合第三条件的,却是一条没有。



“奶奶的!”刘啸有点郁闷,看来只能是自己亲自从第二条件里挨个找了,说不定很快就能找到和张小花有关的,但也说不定找到最后都没有和张小花有关的,不过刘啸现在只能先找着看了。



刘啸逐条看着这些搜索结果,基本是一个字都不放过,就连某大货车要从封明发一车苹果到海城的信息,他也是一字不差看完,最后还分析了分析,这一干就是好几个小时。



“砰砰!”有人敲门了。



刘啸头也不抬,继续看着屏幕,“请进!”



“忙啥呢?”进来的是刘晨,笑呵呵地往刘啸这边走来,探头往屏幕上瞧了一眼,“这是什么啊?”



“没什么!”刘啸只好停下手里的活,“你怎么有空过来了?”



“下班了,过来看你吃饭没?”刘晨看着刘啸,“一起吃个饭去?”



刘啸回头看了看那些搜索出来的信息,就快分析完了,于是摇头,“我这还有点东西等着分析呢,要不你先去吃吧,我一会叫服务员把饭送来就行了!”



刘晨被拒绝了,有点生气,把警帽往头上一盖,“那我走了!”,完了地上嘟囔道:“饿死你算了!”



可惜刘啸没听到,他只是在纳闷,怎么时间好像变快了,自己都还没感觉到呢,又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刘啸起身给招待所的前台打了电话,让他们送饭过来,完了又坐回到电脑前,时间不等人啊,得赶紧找到张小花此刻身在何方,时间拖久了,说不定就真出事了。



刘啸点开新的一条信息,是封明市一个自行车野驴团在国内一家野外旅行网站上发出的帖子,说要从封明一路骑车南下,最后抵达南方的雷江城,他们发布的骑行路线中,包括了海城。



刘啸看着下面的回复,都是说有兴趣参加这次骑行,问需要准备什么东西。翻到第二页,一个“脚踏邪剑掌劈寥氏”的ID就出现在了刘啸跟前,这个ID在帖子里说自己要参加,问这个团的办事处在哪里。



“靠!”刘啸敢百分百打包票,这个“脚踏邪剑掌劈寥氏”绝对是张小花,ID的性别是女,除了张小花那人才,哪个女的会起这么个名字啊。刘啸迅速打开自己的IP定位器,输入这个ID的发帖IP地址,果然,显示的结果是是封明大学。



刘啸迅速在后面的跟帖里找着,找到了发帖人给张小花做出的回复,这个骑行团的办事处,位于封明市环海路上。



刘啸迅速拿出纸笔,把这个地址记了下来,然后就要出门去找,刚拉开门,服务员就站在外面,她还被刘啸给吓了一跳,手里捧着的盘子差点翻了。



“你……你好,这是你点的饭菜!”服务员惊魂未定的样子。



“好,谢了!”刘啸此时也没工夫吃了,接过饭菜,放到了电脑旁的桌子上。完了准备再走,电脑却“嘀嘀”地响了起来。



刘啸一看,却是那卖证的家伙发来了消息,“好,你把你的学号给我吧!”



“我日你!”刘啸当时就指着电脑蹦了起来,“你他妈的是猪啊,睡到现在才起来,早不起晚不起,偏偏老子要出门你就起来了!”如果那卖证的此时要站在刘啸跟前,估计刘啸真能把他给掐死。



怎么办呢!既然这家伙出现了,也不能不理会,刘啸这次来封明就是办这个事的,何况他也想早点把这事了了,完了就可以专心地去找张小花。



想了想,刘啸掏出电话,给张春生拨了过去,“喂,张叔,是我,刘啸!你现在拿出纸和笔,记一下这个地址,环海路中段127号,海天艺术学校活动中心北楼三层305室!”



那边张春生似乎是有点反应不过来,“这个地址怎么了?”



“我现在没时间和你详细解释了,你马山去这个地方,这是一个野外骑行团的办事处,我估计小花是跟着这个骑行团南下了!”刘啸有点焦急,叮嘱道:“你到了那里,就问他们去雷江城的团什么时候出发的,看是不是跟小花失踪的时间吻合,完了你再仔细确认一下,看小花是不是跟着那团走了。”



张春生此时终于是反应了过来,“啊!你……你……你再把那地址说一遍!”



刘啸赶紧又把那地址重复了一遍,还没等确认,张春生那边已经挂了电话,估计都奔那个地方去了。



“妈的!”刘啸回到电脑前,看着那卖证的那家伙的头像,“老子现在没工夫和你扯了,速战速决吧!”



刘啸找到今天自己抄下来的那个学号和姓名,然后给那家伙发了过去,完了刘啸开始启动自己的工具,他准备强行入侵这家伙的电脑,反正这家伙也是菜鸟,刘啸自信以自己的水平绝不会被对方发觉。



“好,收到,我去查一下!”对方回复到。



刘啸暂时停下了入侵的动作,自己真是被这家伙给气晕了,必须要等这家伙和他的幕后老板接上头,自己才能入侵,万事求保险,刘啸一向都把风险控制到最低,虽然他自信不会被对方发觉,但还是要留个退路。等确定了对方幕后高手的位置后,自己再出手去拿证据。



大概等了十分钟的样子,卖证的家伙又发来消息,“你这个学号我们能做,但你得提供一张照片!”



刘啸早就知道对方会要照片,当下还故意问道:“电子照片行不行?”



“电子照片最好!你现在有的话就发过来吧!”对方看来以前接过这方面的证,所以一点怀疑都没有。



刘啸回了一个“好”字,然后就把自己事先已经准备好的电子照片给对方发了过去,一边嘴里喃喃道:“快点,快点,赶紧把这照片给你的主子传过去吧!”



对方点了接收,然后继续回复道:“完了,我做好证书就通知你,到时候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刘啸一愣,自己本以为要先交钱呢,看来是省下了,这也说明这造假的成本很低,对方不怕你反悔赖账。刘啸回道:“那就麻烦了你了,大概多长时间能做好?我这边钱都准备好了,就等着证书呢!”



“少则一两天,多则三五天!”



“奶奶的!”刘啸心想这话等于没说,从一到五你全给占了,谁知道你到底是哪天能做好啊。不过刘啸还是回了一句,“好,我等你的消息。”



卖证的没有再回复消息,应该是去忙了。



刘啸坐在电脑前等了一会,系统就弹出一个提示,“你有一封新的邮件,请查收。”,刘啸打开信箱,点开那封邮件,里面只有一个IP地址,刘啸扫了一眼,这和刚才那卖证的IP是一模一样的。



刘啸叹了口气,关掉邮件,顺手把饭盒捧了过来,一边吃一边等,他要等的不是卖证那家伙的IP地址,这个自己早就知道了,他要等的,是那个造证的家伙的IP地址。



刘啸发给对方的电子照片是已经做过了手脚的,电子照片的大小尺寸都和一般的照片没什么区别,也能正常显示,就是你想随意修改那照片,也是可以的。但刘啸却利用图像查看器的漏洞,在那照片里嵌了一段能被执行的代码,只要你浏览了那照片,你的真实IP地址就会被记录下来,然后混在你的正常数据流中被发送到刘啸的信箱里。这个漏洞外人根本不知道,所以就算你装了最好的杀毒反间谍的程序,也丝毫察觉不出来。



刘啸从小武表弟那里知道卖证的家伙背后有高手,又从卖证的那家伙的聊天记录中推测出那高手的手里一定有封明大学所有学生的数据库,所以他就去封明大学挑了一个没有电子照片的学号,这样就可以借机把做过手脚的电子照片发给那个卖证的,卖证的拿到照片,又会传送给他背后的那个高手,也就是造证的家伙。这样,刘啸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那幕后高手的IP地址,然后迅速确定对方所在的真实地理位置。



这可比顺藤摸瓜要快多了,而且还保险,不怕会打草惊蛇。



等刘啸刚刚把饭扒完,系统的提示再次弹出,“你有一封新的邮件,请查收!”



刘啸速度打开,这次,果然是一个新的IP地址,刘啸输入自己的IP定位程序,结果显示对方不在封明,这个幕后的高手,此刻正身在省城,大概位置是位于省城郊区的一个城中村里。刘啸的这个IP定位工具,只能查到这里,再具体的他查不到,那只能通过刘晨的力量的来查了。



“开工吧!”刘啸此刻不再等了,他首先向那个卖证的IP地址发动了攻击,目标是对方和“小尾巴狼”的一切通讯聊天记录,售卖假证书的账目,以及所有相关的线索和证据。







ps:《黑客江湖》天才与天才之间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