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五章 操之过急
章节列表
第七十五章 操之过急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老涂,你认识那人?”



其他几位专案组的负责人齐齐看着秃头,他们很是不解,怎么好像两人很熟的样子。



秃头的脸是由青变白,又由白变青,琢磨着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说不认识吧,那肯定是混不过去的,那刘啸已经喊自己涂头了,这么多人都听见了呢;说认识吧,自己和刘啸还真算不上认识,只是很不友好地见过一面而已,但这一面又有点特殊,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否认了的。



想了片刻,秃头摇头道:“不认识,会不会是那家伙认错人了呢?”,秃头决定和刘啸先划分界限,然后看刘啸问询的结果再做打算,否则自己一承认和刘啸认识,说不定那几个人就得让自己回避这个案子了。秃头可没那么傻,他得掺合进来,绝不能让刘啸说出上次那事来。



众人又齐齐看向刘啸那边,等待刘啸的进一步动作。



刘晨已经在吼了,“干什么?放开他!他只是回来接受调查,又不是你们的犯人!”



那警察只得悻悻地放开了刘啸,谁让自己只是个小警员呢。



“现在怎么办?”白脸警察看着几位领导,“请领导指示!”



“那就先问一问吧!”一位负责人开口了,“就由你来问,一定要问清楚,嫌疑人到底有没有作案的时间和动机,还有,要旁敲侧击,引出其它的线索来,我们现在缺少的就是确凿的证据!”



“我明白了!”白脸警察一立正,“那我就先带嫌疑人进去了!”白脸警察说完敬礼,之后朝刘啸那边走了过去。



“走吧,跟我进去,我们有一些问题需要你来核实!”白脸警察带着刘啸朝办公大楼走去,刘晨紧跟其后。



路过那几位负责人身边的时候,就见姓涂的家伙头高高抬高,一副看也不愿意看刘啸的样子。刘啸觉得有点好笑,他知道这姓涂的这是心虚,也能猜出来这家伙此时心里在想什么,于是恨恨地扔了一句,“靠,怎么这秃头的人都长得一模一样!”,说完还直摇头,好像是认错了人的样子。



姓涂的脸再次铁青,气得嘴唇直哆嗦,“你……”。



其他几位负责也有些生气,不过看姓涂的那么激动的样子,还是赶紧劝道:“消消气,消消气,别跟这种人一般见识!”



“嚣张,太嚣张了!”姓涂的指着刘啸的背影大骂。



“行了行了,老涂,我看咱们也赶紧进去吧!”一位负责人开口了,“这案子咱们还是抓点紧,争取早日给他落实了。”



众人踱着步子进了办公大楼,姓涂的走在最后面,不停地擦着头上的冷汗,一边梳理着自己的发型,心里暗道侥幸,他刚才那生气激动的样子,都是做出来的,刘啸能说那话,他感激还来不及呢,这就相当于是撇清了两人的关系。看来那家伙也是个聪明人啊,秃头此时就觉得自己的姓好,要是换了别人,刘啸那么老远给你“张头”“李头”地一喊,你就是想抵赖那也没办法了。



白脸警察把刘啸带到一间问询室,出去又点了一名笔录员,等再回来,就有点皱眉,“刘队,我现在要问嫌疑人一些问题,你能不能先回避一下!”



“我当然是要回避的!”刘晨嘴上这么说,身子却没有挪动分毫,“但是在回避之前,我希望先把和我有关的事情解释清楚!”



白脸警察咳了两声,“刘队,我们完全相信嫌疑人刘啸是被你请到封明去的,这个问题你之前已经解释过了,我想就没有必要再解释了。我们现在要搞清楚的问题,已经不是嫌疑人是否畏罪潜逃,而是嫌疑人是否攻击了海城市府的网络!”



“我没有攻击海城市府的网络,所以更不会畏罪潜逃!”白脸警察那话说得有些傻,刘啸就赶紧跟了上去,说话的语调跟往常一样,貌似一本正经,又让你感觉他心不在焉。



刘晨看了刘啸一眼,心想这小子都这个时候了,还和平时一样,看来这事真不是他干的,不然他不会这么镇定,刘晨接触过很多犯人,也研究过心理学,很多嫌疑人一到这里,因为心里发虚,导致压力巨大,之后就会和平时的行为出现明显的不一致,而这些在刘啸身上都看不到。



刘晨终于是放了心,白脸就是本事再大,那假的也不能问成真的啊,于是开始移步,对那白脸道:“你们回头把我说的那些整理出个笔录来,我要签字!”



“好好好!”白脸警察连声答应,把刘晨送出了问询室,关上门,之后回头看着刘啸,“说吧,把你的问题都交代一下!”,那表情就好像是在说,你的“护身符”已经出去了,保不住你了,赶紧交代。



“我刚才不是都说了吗?”刘啸一脸诧异。



“你说你没有攻击,那就没有攻击啊!”白脸警察换上一脸凶相,“所有进来的时候都这样说,但我告诉你,至今还没有一个人能从我眼皮底下混过去!识相的就快点说,等我们拿出证据,你后悔就晚了!”



刘啸嗤了口气,“你有证据,尽管去告我好了,法院怎么判我都接着!不过我也得告诉你,没有证据请你不要乱讲话,我不是被人吓唬大的,小心我告你诽谤!”



白脸警察吃了个憋,问询的时候,最怕遇上这种油盐不进的高智商“罪犯”,看来吓唬是不行了,白脸警察顿了顿,“我刚才只是给你提个醒,不要拿法律当玩笑,你在这里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被记录在案的。那好,我问你,10月23号这天,你在做什么?”



“我病了,请假在家休息!”刘啸想也不想,就答了出来。



“你不用回忆一下吗?”白脸盯着刘啸的眼睛,“你似乎对这一天的事情记得很清楚啊,为什么?”



“能不清楚吗?”刘啸鄙视地看了一眼白脸,“你们找我不就是问这事吗?从封明到海城,我都回忆一路了。”



“咳……”白脸警察这招也没晃上,尴尬地咳了咳嗓子,“你在家睡觉,有谁可以证明?”



刘啸觉得有些头疼,“如果你是怀疑我那天没病,那你可以去查我病历,病历可以证明我那天病了,需要休息。如果你是让我找人来证明我确实睡觉了,对不起,我单身,睡觉没人陪,不会有人能证明!”



“有人举报你在23号那天攻击了市府的网络,你怎么说!”



“我能怎么说?别人要举报,事先也不会跟我商量!”



“注意你的态度!”白脸有些恼怒,“为什么不举报别人,偏偏举报你,你说!”



“你要是这么问,我无话可说!”刘啸对白脸的弱智问题有些反感,“回头你被人举报了,你自己去问那举报人: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你偏偏举报我呢?完了你看那举报人咋说!”



白脸警察有些招架不住,看来老是拿虚话套,是套不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了,于是道:“我们接到举报,经法院批准后,搜查了你的家,我们在你家里的电脑上发现了大量黑客工具,你对此怎么解释?”



“我在封明的那台笔记本电脑不也被你们被扣住了吗?那上面也有大量的黑客工具,但这能说明什么呢?我有足够多的证据证明,我是用那些黑客工具给封明市公安局提供了技术支援,协助他们破获了一起网络犯罪案件。”刘啸看着那白脸警察,“我家里的那台电脑上是有黑客工具,但这又能说明什么呢?那些工具能做一些什么工作?他们会制造什么样的攻击方式?能产生的最大限度危害又是什么?之前海城市府的网络受到了什么样的攻击?两者之间的攻击方式是否一致?最重要的一点,在10月23号这天,那台被你们称为拥有大量黑客工具的电脑是否在我的手里?机器上面是否有攻击探测市府网络的记录?”



白脸警察彻底傻了,看来今天的问询明显有些操之过急了,准备得太不充分了,自己根本不懂这些黑客的玩意啊,这下可好,让嫌疑人把自己给唬住了。



“很遗憾呐!”刘啸无奈地耸肩,“那台电脑是23号之后才到了我的手里,我有电脑公司的订货送货记录,电脑机箱外壳上,还有保修日期起始日的封条。就算那些黑客工具能做证据,你不觉得你拿错证据了吗?”



白脸警察的脸顿时变成了红脸,自己这方唯一拿得出手的证据,还成了乌龙事件,这问询还要怎么进行啊,最后只能拿出老招数,“我告诉你,我们既然能请你到这里来,自然还有其他的证据,我们这是在给你机会!”



“那我能问一个问题吗?”刘啸笑呵呵地看着那白脸警察。



“问!”白脸警察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刘啸。



“我为什么要攻击海城市府的网络,我的动机在哪里?”刘啸先发制人,把白脸警察还没来得及问的问题,他先给对方问了。



这个问题把在监控室正观看问询过程的涂秃头吓了一跳,如果真的是刘啸攻击了海城市府的网络,那动机不就是在自己这里吗?当下他咳了两嗓子,道:“我看今天的问询就先暂停了吧,这样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结果来!”



其他几位负责人都是警方的人,平时见过不少难审的嫌疑人,但象刘啸这么反过来审警方的,也是头一次碰到,个个头疼不已,当下给问询室的白脸警察发了个信号:问询暂停!



“我看我们还是从别的地方入手吧!”其中一位负责人开了口,“想从嫌疑人这里撕开突破口,似乎是不太现实了。”



另外一位连连颔首,“这样吧,回头叫我们的人争取和那个举报人取得联系,等把证据做实了之后,再进行问询,我想在铁证面前,那嫌疑人就是想狡辩,也没那么容易了!”



“这个有点困难,举报人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而是通过电子举报的方式来举报的!现在技术一方很不配合,我们想要找到举报人,仅凭我们的力量,很难办到。你们刚才也看到了,嫌疑人随便几个问题,就把我们的人给难住了,我认为解决这个案子的突破口,还得从技术方那里想办法,只要他们肯帮忙,这案子就好办了!”一位负责人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能说两句吗?”秃头好不容易找到个插嘴的机会,看众人都不反对,这才说道:“刚才的问询我也看了,我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嫌疑人如此镇定自如,甚至是针锋相对,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反问一下自己,会不会是我们冤枉了嫌疑人?”



其他几位负责人都奇怪地看着秃头,这话最不应该从秃头嘴里说出来啊!



秃头被大家这么看,有点尴尬,“公是公,私是私,刚才那嫌疑人是对我有些不礼貌,但我还是会对自己所看到的事情做出一个客观的判断。所以,我建议我们应该先从那个举报人入手去查,为什么举报人对嫌疑人的情况如此了解,但又没有提供嫌疑人的犯罪证据;为什么市府已经封口了的事情,这个举报人会知道内幕!”



众人对视一眼,都点了点头,其实这个问题大家都想过,但这个案子拖了这么久才有了点线索,大家都秉着“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原则,有些操之过急了。



秃头看自己的建议通过,不由松了口气,其实秃头是有自己的盘算,刚才他听说只要技术方不参与,那找到举报人的机会几乎就是个零,所以他才出了这么个建议,查去吧,永远查不到才好呢。



“那嫌疑人怎么办?”有负责人问到,“是先保释,还是羁押一段时间?”



“放了吧!等证据做实,再抓也不迟,谅他也跑不掉!”



“不行!”秃头跳了起来,“一定要羁押起来!”



众人大愕,再次看着秃头。



秃头也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了,赶紧掩饰道:“刚抓进来,马上就放,显得我们执法太过于随意;第二,那个举报人肯定和嫌疑人认识,我们还需要从嫌疑人找点线索去挖出举报人来;第三,羁押之后,嫌疑人心里有压力,说不定就招了!”



众人点头,还是秃头想得周全啊,这让自己这么老公安都有些汗颜了!



秃头此时都有点佩服自己,瞬间就想出这么多理由来,真是人才,不过他心里倒盼着把刘啸就那么一直羁押着,也不要再问询了。可惜,另外一位负责人的话很快打碎了他的美梦。



“羁押48小时,如果嫌疑人期间什么都不肯说,我们也没有新的证据,那就允许保释!”



众人一致通过!





ps:《黑客江湖》天才与天才之间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