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八章 千里投奔
章节列表
第七十八章 千里投奔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为什么这么说?”黄星问到,有点意外。



刘晨想了半天,道:“理由我也说不上来,就是个直觉罢了,总觉得……。咳!反正是有哪个地方不太对劲,细想又想不出!”



刘啸大汗,“没你说的那么玄,我认识的人就那么几个,不可能有wufeifan这种人。”刘啸摇头,“要是wufeifan真敢摸到我眼皮底下来,早被我拍扁了,我看你这感觉不可靠!”



刘晨白了他一眼,“我就感觉你周围的人嫌疑最大!”



“好了!不吵了!”黄星赶紧把两人之间的那点战斗火苗掐灭,“反正我回去仔细排查一遍,多多少少应该能发现点线索的。其实这也怪不得刘晨会这么想,最近这几年,有多少成名的黑客高手落网,光我自己揪出来的,就有十来个,其中几个,我曾见过多次面。唉……”黄星长长地叹了口气,很是伤感。



“就是!”刘晨连连点头,完了斜眼看着刘啸,“比如说那个邪剑……”



刘啸当即无语,自己怎么就把邪剑给忘了呢,邪剑倒确实是个睚眦必报的人,而且是那种冷不丁就从背后给你下手的人,一出手,就让你毫无还手之力,刘啸可是吃过邪剑的大亏,一提起邪剑,他就忍不住地愤恨不已。不过刘晨这么一提,倒是让刘啸想起了一事,当时自己明明把病毒扔到了寥氏,想给邪剑造点麻烦,可等自己一到海城,那病毒就挂着wufeifan的牌子跟了过来。要是这么一寻思的话,邪剑似乎和wufeifan之间还真有点联系,刘啸皱眉思索着,他在把所有的wufeifan事件整理一遍,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能和邪剑挂钩的。



“邪剑的事确实让我很痛心!”黄星摇头,“当年,我和邪剑的关系最好,虽然他有时容易冲动,但很坚持原则。后来他被人栽赃陷害,不得不逃亡国外,是我多年来一直奔走活动,才给他把此事解释清楚。没想到他在国外逃亡期间,认识了那个同在国外留学的廖成凯,两人一回国,就整出那个什么黑客等级评定计划。”黄星一脸地厌恶,“我很反对这个计划,所以当时他邀请我参加发布会,被我拒绝了!国内的黑客圈这些年浮躁异常,出现了一大批惟利是图的无良黑客,很多人挤进黑客圈的目的本来就不很纯粹,而邪剑的这计划不但要大批量地培训黑客,而且那等级制度一旦得到大众认同,势必会挑起众黑客间无休止地争斗。”



刘啸当时倒没有想这么远,只是觉得邪剑野心有点大,要当中国的黑客教父、黑客校长,没想到黄星想得比自己远多了,黑客之间比试的威力,以前刘啸或许没有感觉到,但这次和wufeifan之间的比试,他是切身感受到了,如果这次让wufeifan得逞了,那造成的后果真是不堪设想。这还只是私人之间的较量,如果换了是两拨黑客组团PK,那后果……



“那他们的这个计划现在咋样了?”刘啸问到。



“虽然上次被张小花给闹得灰头土脸,表面上看这个计划是搁浅了,但暗地里一直都在进行当中!”刘晨回答了这个问题,“名利双收的事,廖氏自然不会轻易放弃的。”



“唉!”黄星叹气,“由他去吧!”,顿了片刻,黄星又想起一件事,“对了,张氏的项目进行得如何了?听说他们的千金小姐失踪了?”



刘啸一拍脑门,自己这一被逮进去,都不知道张春生到底找到小花没!顺手往兜里一摸,刘啸就暗道一声“坏了”,手机还被警局当作物证扣了,怕是得专门去取一趟了。



“OTE已经开始进行施工了,是先从张氏的分公司开始施工的,现在还看不出什么,得等到项目完工后,才能看到那个系统的效果!”刘晨看来是一直都在关注此事,“至于张氏那个千金小姐的事,我就不知道了,那得问刘啸!”刘晨说完瞥着刘啸。



刘啸没回答,此时他正郁闷着呢,这一提到张小花,他倒有些坐不住了,就想赶紧着散了,然后好找个电话去联系张春生。



“刘啸,我很奇怪,你是怎么请到OTE的?”黄星问到。



“上次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刘啸眼睛瞪得溜圆,这事都说过好几次了,“当初我被邪剑阴了一把之后,我的一个朋友就介绍OTE过来接手张氏的项目,我当时也不知道OTE有那么厉害,以为就是个没名气的公司,后来还是从刘晨那里知道了OTE的来历。我说的都是事实,至于我的那位朋友,我确实不清楚他的来历,所以关于他的事情,我一概无可奉告。”



黄星找刘啸聊天,无非就是两件事,一是搜寻和wufeifan有关的线索,二是想弄清楚OTE进入张氏项目的真实意图,现在看刘啸也提供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黄星又着急回去布置排查的事情,聊了一会就要告辞。



黄星这一要走,刘啸也坐不住了,他还着急着要去联系张春生,而刘晨两天没上班,估计封明那边也堆了不少事情,三人的“茶话会”就此散会。



刘啸虽然心里着急,还是坚持把两人送到机场,他这次能这么快撇清关系,刘晨和黄星出来不少力。



“得!回去吧!”刘晨和黄星买好票,站在了安检的门口,嘱咐刘啸道:“如果你这边的案子有什么反复的话,记得通知我们!还有……”刘晨顿了顿,道:“如果张小花那边有消息了,我会通知你的。”



“谢谢你了,刘晨!”



“谢什么谢!”刘晨摆手,“就烦你这啰嗦劲!好了,我们走了。”,说完刘晨扭头推着黄星朝安检口走去,懒得再看刘啸的客气样。



走出不远,刘晨突然又回头大喊,“那个小尾巴狼的事,你的酬金我回头给你!”



刘啸大汗,忙道:“算了,互相帮忙,两清了!”,刘啸去封明,主要还是为了弄清张小花的下落,刘晨那事不过是个接口罢了,否则刘啸回封明还真有尴尬,当时离开时,明明发誓再也不回封明的。



辞别了两人,刘啸就飞快地朝家里赶去,手机扣在警局,现在跑去要,怕是一时半会也拿不到手,还是先回家找自己的电话簿吧,所有的联系号码,刘啸都在电话簿上做了备份。



进门路过物业,刘啸还问了句,“这两天有人找我没?”



物业的人看了刘啸半天,也不知道是不是确认了刘啸的身份,就咕哝了一句,“没有!”



刘啸一看就知道物业没把自己的事放在心上,咒骂一句,就上了楼,来到自己门口,掏出钥匙,**去,一拧,拧不动!



刘啸抬头一看楼层和门号,没错啊,再拔出钥匙一看,是这把钥匙啊,**去再试,还是拧不动!



“靠!”刘啸在门上恨恨地踢了一脚,真是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这门都跟自己较劲,刘啸再使劲地拧了几下,钥匙都快他被别断了,那门还是拧不开!



“奶奶的!”刘啸双手插腰,喘着气,没辙了,看来只好去请开锁公司的人来了,这手机也没了,还得下楼去找电话去,刘啸郁闷地拽出钥匙,转身又朝楼道口走去。



刚一转身,那门“咔哧”一声,开了。刘啸吓一跳,回头去看,就见一人从门里探出脑袋来。



“啊!你怎么进去的?”刘啸的眼睛都直了,直接冲到门口:“你什么时候进去的?”



“别问那么多了!”那人跳出来,直接把手就伸到刘啸兜里,“装钱没?给我拿点!”



“干什么!”刘啸敲了对方一个爆栗,“你打劫啊!”



“找钱吃饭呗!”张小花摸着脑袋,极度不爽地说道:“我都好长时间没吃顿好的了,真是的,你家冰箱怎么都不多放点吃的,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就要饿死在你家了。”张小花把手从刘啸兜里抽出来,目测了一下翻出来的钱,道:“差不多了,总算是可以吃顿好的了!耶~”



刘啸一听这话,又是心疼,又是大汗,不过嘴上却是凶道:“我说你怎么回事?你就这么跑出来,不怕把家里人急死啊,你知不知道你爹都把封明闹翻了!”



“凶什么凶!你以为我愿意跑出来啊!” 张小花撇了撇嘴,“我老爸也太可恨了,只知道天天去学校逼我,也不知道给我送点钱,那我把家底都吃光了,就只好到海城来投奔你了!好了,别说了,赶紧出去吃饭吧!”



刘啸就感觉自己脑袋象是被雷给劈了一下,这张氏父女都是万年难遇的人才啊,对峙起来是一个比一个绝,张春生为了让张小花回家,是什么法子都用,什么后路都给堵上,而张小花就更绝,宁可千里奔袭来投靠外人,也绝不向张春生低头。



刘啸算是彻底服了,赶紧过去把门一拉,“走走走,吃饭去!”,回头又看了一眼门,刘啸就问道:“刚才是你把门反锁了?那你来的时候咋进去的?”刘啸心里一阵后怕,不会又是物业开的门吧,这物业也太牛了,来个人就给开门,完了还对自己说没人找。



“没反锁啊!”张小花把钱往自己兜里一揣,“我来的时候,你那门就已经被人给踹开了,我口袋仅有的钱,刚好给你换了个锁。”张小花嘟囔道:“真倒霉,本想投奔你来的,结果还得我自己搭钱进去。”



“日!”刘啸心里暗骂一句,这海城的警察太不厚道了,直接破门而入啊,完了还不把门给弄好,这幸亏是张小花随后就到了,不然自己的东西估计都让贼给搬空了。



“对了!”张小花终于算是回过神来了,关心道:“谁把你门给踹了?你是不是在海城还有仇人啊?”



“有啥仇人?算了,这事一会再说,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刘啸气鼓鼓地又看了那门一眼,“你电话呢,拿来!”



“没了!”张小花耸肩。



“没了?”刘啸奇怪地看着张小花,“咋没得?”



“我用手机换了辆山地自行车,要不然我都到不了海城呢!”张小花一脸得意,“你知道我是咋到海城的吗?你猜猜,我敢保证你绝对想不到!”



“我想你个头!”刘啸的脑袋再次被雷劈了,真有才,用手机换山地车,“我拿电话,就是要告诉你老爹,你找到了,他现在正带着人满世界追那野驴团呢!”



“啊!”张小花诧异地看着刘啸,“我老爸知道了啊!那你怎么知道他正在找我?你是不是回封明去了?”



“走走走!”刘啸拽着张小花,“赶紧吃饭去吧,我算是服了你了!”



“你肯定是去过封明了,不然我老爸联系不到你的!”张小花一脸欢笑,跳上去挽住刘啸的胳膊,“哈……,我就知道,只要你知道我失踪的消息,一定会马上跳出来的!走,吃饭吃饭,吃完我就给我老爸打电话!”



“你现在知道给你老爹打电话了?”刘啸真是拿张小花没辙了。



“我就是吓唬吓唬他,又没真想让他着急!”张小花白了一眼刘啸,拖着他就往前走,“走快点,我告诉你,既然我投奔你来了,那我今后就归你养了,不许把我饿瘦了!”



刘啸大汗,连忙点头。



两人水足饭饱,张小花又给自己买了些睡衣之类的常用品,这才折返回来,刘啸抽空给张春生赶紧打了个电话,那张春生此刻已经身在雷江城了,他刚刚把那野驴团给堵住,结果没发现张小花,正愁着呢,刘啸的电话就来了。



张春生一听到张小花的声音,那心立刻就从大冰窖里回到了温暖的春天,人激动得不成样子,说自己尽快折回海城来。



走到楼门口,刘啸看见坐在一旁的物业,心里就一阵来气,对张小花道:“你过去,问他最近有没有人来找你!”



“干啥?”张小花有些奇怪。



“让你问你就问呗!”刘啸拽着张小花走了过去。



“最近有没有人来找过我?”张小花稀里糊涂地问了一句。



那物业一抬头,眼睛就立刻直了,我靠,这么一大美女,自己整天守在门口怎么就没有发现呢,当即“刷”一下站了起来,“我帮你查查!”,说完就慌忙找着登记簿。



“靠!”刘啸一看,拽着张小花扭头就走,嘴里恨恨道:“明天就搬家,就这样的,还号称英国管家式物业服务呢,奶奶的,连自己楼里住谁都不知道!”



张小花一听就乐了,“做梦吧你,就你这破地方,还想要英国管家服务,下辈子吧!”



两人回屋一直等到晚上,也没等到张春生,刘啸叹了口气,“看来你爹今天是不能来了!咋办呢?”



“啥咋办?”张小花靠在床上,眼睛都没离开电视!



“睡觉啊!”刘啸挠着头,“我以为他很快就能到呢!”



“反正我来是投奔你的!”张小花“警告”着刘啸,“你休想把我赶出去!”



“得,当我没说!”刘啸过去抱起一床被褥,看来只能跟上次刘晨的待遇一样了,自己还是打地铺吧。



铺好被褥,刘啸舒服地躺下去,脑袋挨着枕头,他才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对了,我说你是咋知道我住的地方的!”



“嘿嘿!”张小花得意地笑着,“你上次给我的那个U盘,里面有个IP定位的工具,我在终结者论坛看见你那个‘留校察看’的ID,我一追踪,就找到了!小样,还跟我换手机号,我不照样找到你了吗!”



刘啸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心里不禁开始琢磨开了。因为刘啸上论坛的时候,还是对自己的IP做了隐藏处理的,之所以还是被张小花给揪了出来,那是因为自己的隐藏技术,只有自己最清楚,而刘啸设计的IP定位工具,可以自动追踪一些经过隐藏处理的IP,刘啸自己的隐藏技术当然包括在内。



刘啸在地上翻了个身,看来黑客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本身了,而黑客平时最应该严加防范的,反而是自己制造的那些工具。既然张小花能这样追踪到自己,那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利用同样的办法追踪到wufeifan呢,刘啸心里开始胡乱地设想着,看能不能通过什么方式,让wufeifan自己把自己暴露出来。



最后想着想着,刘啸就有些迷糊了,而张小花还趴在床沿上,滔滔不绝地讲着自己一路从封明到海城的惊险故事,刘啸不时地“哼”两声,表示自己在听,结果哼着哼着就睡了过去,这两天他确实被折腾得够呛。



早上爬起来,刘啸往床上一看,那张小花居然还保持着趴着睡觉的姿势,刘啸乐了,也不知道张小花昨晚那故事讲到了几点。



起身把张小花挪好,张小花也有些醒了,“几点了?”



“八点多了!”刘啸重新给张小花盖好被子,“我要出去一趟,你去不去?”



“不去!”张小花翻了个身子,“我好困,再睡一会!”



刘啸笑着摇头,匆匆洗漱了一下,然后出门直奔公安局去了,他得要回自己的电脑电话啊。



刘啸站在警局门口的传达室,正在询问自己要取回东西该去那个部门,就见一辆车子停在警局门口,然后涂秃头走了下来,朝警局走进来。



刘啸赶紧站到传达室的门口,笑呵呵地看着秃头走近,打着招呼:“喂,真巧啊!”



秃头一皱眉,没搭理刘啸。



刘啸继续笑着:“我就纳闷了,你咋就没被举报呢?”



秃头顿时变色,听刘啸这意思,难道这小子准备举报自己了,秃头回过身来,将刘啸拽到一边僻静的地方,低声道:“你小子不要乱来啊!我告诉你,你电脑的鉴定结果出来了,证实你小子有攻击的嫌疑,现在专案组正召集负责人过来研究这事呢。”秃头咬咬牙,“我也是专案组的负责人之一,只要我没事,我就能保你没事,明白没!”







PS:《黑客江湖》一场天才与天才之间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