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章 锦绣年华
章节列表
第八十章 锦绣年华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三人一愣,熊老板尤其诧异,把张春生来回看了几遍,道:“恕我眼拙,请问你是……”



张春生“呵呵”笑着,“熊老板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封明张氏的张春生,去年的企业家峰会上,我们见过面的。”



“啊!”熊老板一拍脑袋,赶紧伸出手,“张总裁你好,你看我这记性,真是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熊老板生意做得那么大,平时接触的人多,要处理的事也多,哪能都一一记住呢!”张春生和熊老板一握手,又把自己的名片掏出来,重新递了一张过去。



熊老板也赶紧交换了名片,笑道:“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张总裁,你这次来海城,是有大生意要做吧?”



“哪里有什么生意啊!”张春生摇头叹气,然后指着张小花,“姗姗,快过来,这位是海城的熊大老板,赶紧叫人啊!”张春生说完转身给熊老板介绍道:“熊老板,这是我闺女。实不相瞒,我这次就是为她来的海城。”张春生说完,长长地叹了口气。



张小花和熊老板此时都有些**,熊老板没想到自己几分钟前还在打趣的对象,竟然会是封明数一数二的大企业的掌门千金,而且还和刘啸缠在了一起;而张小花则是有些纳闷,不知道这熊老板到底是什么人,刚才他还来找刘啸呢,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还愣着干什么,叫熊叔叔!”张春生见张小花没反应,又催了一句。



熊老板赶紧挥手,“叫什么叔叔,别那么见外!”熊老板此时有点搞不清楚眼前这三人的关系,不过那张小花能够夜宿在刘啸家,估计她和刘啸的关系就有点特别,现在刘啸叫自己熊哥,如果让张小花喊自己熊叔叔,那以后多尴尬啊。于是熊老板赶紧转移话题,“对了,张总裁,你这一脸尘土的,刚才看你下车的时候还有点神色慌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咳……说来话长!”张春生瞪了一眼张小花,又扫了刘啸一眼,郁闷地道:“我也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竟然摊上这么个宝贝闺女,好端端的,跟我玩失踪,害得我是从北追到南,转了大半个中国,不瞒你说,我这还是刚从雷江城连夜赶到了海城呢。”



熊老板当时傻眼,怪不得这张春生看起来是这么地疲惫和憔悴,原来是让自己闺女折腾的,熊老板看着眼前三人,“你们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啊?”



张小花没吭声,她看见自己老爸这幅样子,也是有些心疼后悔,只是表面装作若无其事一般。



张春生也没回答,家丑不可外扬嘛,他冲张小花喊道:“还愣着干什么,到车上去,一会跟我回封明!”当着外人的面,张春生这家长的架子自然还是要做足的,而且他想着有外人在场,张小花肯定会给自己面子,一定会乖乖听话的,至少以前是这样的。



谁知张小花一听此话,扭头便走,“要回你回,反正我不回去!”



刘啸赶紧一把拽住她,“干什么呢,有事好好谈行不行,给你老爹省省心吧!”



“不用你管!”张小花挣脱刘啸,走到张春生跟前,“除非你答应今后不再干预我和刘啸的事,否则我绝不跟你回去,绝不!”



“你……”张春生气极,自己这大半个中国全是白跑了,绕来绕去又绕回到问题的原点了。



那边熊老板一听这事还跟刘啸有关,大概猜到了一些原委,赶紧上前一步,打着圆场,“这里人来人往的,也不是个说话的地方。要不这样吧,既然今天碰上了,那就让我这个东道主稍微尽点地主之谊,咱们找个地方,吃顿便饭,不管有什么事,咱坐下来慢慢谈。呵呵,你们也真是的,一家人,有什么不能好好谈?”



张氏父女哑然,这两人其实都想好好谈,但不知道怎么回事,见面只要一开口说话,就会杠到一起。



“刘啸!”熊老板朝刘啸使了个眼色,“还不赶紧招呼一下?我联系一下饭局。”说完又到车里找手机去了。



刘啸会意,过去劝着张小花,“好了,别闹了!张叔连夜从雷江城赶到这里,估计饭也没吃上一口呢,有什么事咱吃完再谈好不好?”



张小花头扭到一边,不置可否。



一会熊老板从车里探出头,“好了没?我饭定好了!”



“好了好了!”刘啸连忙答到。



“那刘啸你给张总裁他们领个路,就在锦绣年华!”熊老板笑着把头往回缩,“我前面先走,去安排一下!”



“好!我知道了!”刘啸笑着挥手,等熊老板的车子一走,他就推着张小花,“走吧走吧!难道我还要背着你啊!”



张小花表面看起来是极不情愿的,但在刘啸的推搡下,也慢慢朝张春生的车子走了过去。



看张小花和刘啸进了车子,张春生摇摇头,然后长舒了一口气,嘴里喃喃道,“克制,克制,一定要好好谈,以理服人,以情服人!”,完了也快步走向车子。



锦绣年华刘啸是第二次来,轻车熟路,去问了一下熊老板订的包间,然后就带张氏父女找了过去,熊老板也已经等在了包间门口。



等菜逐渐上齐,熊老板就举起了杯子,“为今天我和张总裁这意外相逢,咱们先喝一个吧,呵呵。”



众人喝完放下杯子,熊老板又举起杯子,这次却是专门去找了张春生,“张总裁,不,张老哥,咱们得再喝一个!”



张春生笑着举杯,“这杯还有讲究?”



“当然有!”熊老板笑着环视众人,道:“因为咱俩都有个让人操心的孩子呐!我的那个孩子,也是位活祖宗,我根本就降不住他,见天为他操心!来,咱先把这杯喝了,完了我跟你慢慢说!”



张春生碰杯,一饮而尽,“这酒我得喝!别的就不说了,一句话,可怜天下父母心呐!”



张小花埋头吃菜,她知道这话是是针对自己的。



放下杯子,熊老板指着刘啸,对张春生笑道:“我家的那点丑事,刘啸也是很清楚的,所以我也就不怕说出来让你笑话。就说前端时间吧,我家那祖宗因为家里电脑的事,对我和我内人发动了冷战,横眉冷对一个月,我是软的不行,硬的又狠不下心,最后差点就把我给折腾疯掉。”



熊老板说到这里笑了几声,“最后多亏了刘啸!别说,刘啸还真是有两下子,什么也没说,就是把我那小子带到天文馆看了两分钟的星星,回来以后,那小子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以前那小子眼高手低,总以为自己天下第一,谁的话都听不进去,现在有事了,也愿意和我们夫妻俩商量了,学习方面也肯用心了。”熊老板长出一口气,“你是不知道我有多高兴,虽然说那小子还有不少的毛病,但只要能看到进步,我就知足了!”



“来来!”张春生又举杯,“外人看咱俩,只知道羡慕咱们的风光,哪里能了解咱们心里的愁苦啊!唉,这真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来,我先干为敬!”



放下杯子,熊老板夹了口菜,“张老哥这又是因为什么事呢!怎么还闹到离家出走了呢?”



“既然熊老板对我这么推心置腹,那我也就把自己家的这点丑事抖搂抖搂!”张春生回头看着刘啸和张小花直皱眉,“我这事,也跟刘啸有关,不过刚好和你的相反,掉了个个,是因刘啸而起!”



熊老板早料到和刘啸有关,他设下这鸿门宴,其实就是想看看能不能将这三人之间的疙瘩排解开,当下装作一脸惊奇,“到底怎么回事?你说说!”



张春生叹了口气,就把当初怎么拉刘啸参与张氏项目,之间发生了很多意外,先有邪剑的捣乱,紧接着再有吴越霸王的勒索,最后就把张小花和刘啸给凑到一块的事简单地跟熊老板说了说,末了道:“其实我当初也没赶刘啸走的意思,我就是想着这两人还年轻,有时候考虑问题不够全面,我是希望他们俩都能冷静冷静。谁知道他们会错了意,结果刘啸那一走,姗姗就把所有的罪过都归咎到我身上去了,闹来闹去,就成现在这样子了!”



熊老板听完张春生的话,顿时大笑,笑得很夸张,让张春生半天摸不着头脑,就是刘啸和张小花也有些纳闷,不知道熊老板这是怎么了,这事有那么好笑吗?



“你呀!”熊老板笑着看着张春生,“你这不是自寻麻烦嘛,我看这事怨不得刘啸,也怨不得小花,这事就得怨你!”



“怨我?”张春生一脸郁闷地指着自己,“我可都是为了姗姗啊!”



“那也得怨你!”熊老板总算是收住了笑声,“你看看,我家的那个小子,还有你家这闺女,有哪一个省油的灯,有哪一个能让人省心?如果换了我是你的话,碰上刘啸这个能降得住她的人,我是巴不得把她赶紧推出去,然后交给别人去管。你倒好,别人烧高香还惟恐盼不来的好事,你还推三阻四,硬把这好事给拆散了。你说说,这是不是得怨你?”



“我……”张春生语塞,不知道该说啥,不过心里很不服气,心道你熊老板敢这么说,那是因为你家的是个小子,如果换了是闺女,怕是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熊老板看张春生一脸的不高兴,就举起杯子,“我这个人,也是就事论事,来,咱再把这个喝了,如果我有什么说得不对的地方,老哥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只当是我没说过。”



张春生自然不能说熊老板说错了什么,端起杯子,极度郁闷地把这杯又喝了下去,完了叹气:“你说我这都是图啥呢,全是为了自己闺女,到现在反而成了恶人,谁也不说我的好!”



“呵呵……”熊老板笑着,“话可不能这么说,咱们为人父母的,不管做什么事,那出发点肯定都不会是恶意的,这点是毋庸置疑的。但有的时候,我们也得区分一下对什么事,还得考虑到孩子的感受。”



“你具体说说看!”张春生求教着,他觉得今天算是碰到了知己,碰到了明白人。



“就拿你这事来说吧,你当初那么反对你家姗姗和刘啸在一起,到底是因为什么呢?”熊老板看着张春生:“是因为你觉得刘啸这人的人品不好,怕他会坑了你家姗姗?还是因为刘啸和别人比起来,差了些什么?”。



“这……”张春生皱眉,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反正自己以前就是觉得张小花要是真跟了刘啸,肯定是不会幸福的,至于是因为什么原因,也说不明白。



“你看!你连个理由都拿不出来!”熊老板双手一摊,“我们做长辈的,做事总要让孩子们信服吧!”



张春生无语,自己喝了杯闷酒。



“你好好想一想,你我这么拼命地把事业做大,到底是想要得到些什么呢?除了别人的羡慕和尊敬外,我想无非就是为了儿女在打拼,希望他们能够得到自己的荫护下,每一天都过得衣食无忧,快乐幸福,但你觉得他们现在缺少衣食吗?”熊老板摇头,“我想可能几辈子之内,他们都不会缺这个。就说我吧,我是豪宅不住,好车不买,在孩子面前从不提任何和钱有关的话题,让他和别人孩子一样上普通的学校,我不为别的,就为了让孩子能了解到一个真实的社会,能让他对周围的一切都有自己的判断,都能保持一颗平常心,然后能够结交到一些对自己有用的真心朋友。这些才是他们真正所缺少的啊。”



熊老板提起自己的事,便说到了激动之处,“你家姗姗运气多好,碰到了刘啸,这得是多大的造化啊,你倒好,上赶着去拆散,慢说是外人想不通,就是我也想不通。刘啸多好啊,人品不差,也有本事,将来只要稍加努力,成就肯定小不了。我家那小子倒是听刘啸的,可惜是个小子,这要是闺女的话,我肯定是上赶着去撮合。如果有一个人,他能真心地对待自己的孩子,能够引导她、帮助他建立一个健康的心态,积极地去生活,将来还有可能一起同富贵共患难,跌跌绊绊而又快快乐乐走完这一生,这不正是我们所希望的吗,那你我还有什么可忧心的?”



“我……”张春生想反驳几句,一张嘴,又觉得自己根本就无话可说,憋了半天,道:“我当时就是想着他们俩成长的环境相差太大,将来要是到一块,那……”



“那是你的想法!”熊老板打断了张春生的话,“你不能把自己的想法想当然地强加到自己孩子身上,再说了,你那想法要是对的话,小花也不会千里迢迢跑到海城了,她宁愿向刘啸的生活方式靠拢,也不去接受你提供的生活方式!”



这句话算是说到了张春生的心里,他伤心就伤心在这里,自己明明是好心,是为自己女儿好,可张小花竟然选择了逃避,她不愿接受自己的好心。



“唉……”熊老板叹了口气,“年轻人的事,你提点意见就可以了,没必要管得这么死紧活紧的,更不能强求一切都按照自己的想法来,他们大了,该有自己的想法,要真是将来因为自己的固执而毁了孩子的幸福,虽说你是好心,但那时候你说你找谁诉苦去?”熊老板举起杯子,“这事真不怨你家姗姗,就算换了别人,但凡有点想法,那也得和你闹崩了。咱们做长辈的,该尽的心意全都尽到,能够图个无愧我心也就可以了,你就知足吧。来!”



张小花一听,心里乐不可支,总算是有人给自己主持公道了,趁张春生不注意,朝熊老板竖了个大拇指。



张春生狠狠一碰,一饮而尽,重重地叹着气,或许熊老板说得对,能图个无愧我心就行了,反正自己能做的也都做了,该说的也都说了。其实回头一想,自己当时可能真的是做错了,刘啸确实没什么不好的地方,自己当初那么反对此事,一是觉得不能委屈了小花,要给她找个门当户对的,二是当时小花天天往刘啸房里钻,公司里风言风语,自己的脸有些挂不住,而且对小花的名声也不好。



“刘啸,你别干坐着啊!”熊老板打着眼色。



刘啸一看,赶紧站了起来,“张叔,说到底所有的事都是因我而起的,现在因为这事,更是害得你从南到北来回折腾,让我心里很愧疚。其实你对小花的呵护之情,我很清楚,上次在封明,我说的话有些过份了,今天我在这里一并向你道歉!”刘啸说完,朝张春生一鞠躬,完了拿起酒杯,自罚了三杯。



张春生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就看着刘啸把酒喝完,其实他打心里没有怪刘啸上次的话,刘啸说得没错,是自己先把小花逼出了校园,再用悬赏把她逼得逃出封明,事实已经证实了这点。



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里,不管谁对谁错,已经无关紧要了,总得有个台阶下吧,熊老板朝刘啸使眼色,就是这个意思,总不能等着张春生自己承认错误吧。



张小花此时也站了起来,有点不好意思,“老爸,其实我……我不是觉得你不好才跑出来的,我就是……”张小花平时伶牙利嘴的,但从也没给人道过歉啊,所以一时竟不知道该咋说,最后抢过刘啸跟前的酒杯,学着刘啸的样子,一饮而尽,呛得眼泪直流。





PS:实在对不住各位书友,这两天琐事太多,耽误了两天更新,我会争取今后每天多更新些字数。



PS:《黑客江湖》一场天才与天才之间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