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三章 捷径
章节列表
第九十三章 捷径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二天,刘啸早早到了软盟,大飞比他来得还早,拉开了架势在那打游戏,大飞还真有点把公司当网吧的意思了。看见刘啸来了之后一声不吭,大飞就有些好奇,问道:“咋了?不会真的和女朋友吵架了吧?”



刘啸摇头,“没有,就是在想事情!”



“事情是要做的,想有屁用!”大飞扔下一句极有哲理的话,转身不再搭理刘啸,专心玩自己的游戏去了。



公司的人陆陆续续地来到,蓝胜华进来的时候,看刘啸已经到了,特意兜了个圈子过来,“刘啸,昨天张大小姐找你,没什么事吧?”



“没事!”刘啸叹了口气,“就是跟我辞行,她回封明去了!”



蓝胜华长长地“哦”了一声,继而拍拍刘啸的肩膀,笑道:“我说你今天看起来魂不守舍的,原来是这样啊。”顿了顿,蓝胜华又道:“唔,晚上下班之后,你别着急走,一起去吃个饭吧,我有些话要跟你说说。”



“好,我知道了!”刘啸点头应下,他也想看看蓝胜华要跟自己说什么。



蓝胜华笑呵呵的离开,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刘啸无聊,打开自己的一个信箱看了看,发现没有新邮件,又给关掉了,坐在电脑前发呆。



刘啸昨天晚上给RE&KING公司的那个叫做Miller的老外发了一封邮件,就是上次在软件交易会上碰到的那个RE&KING公司的代表,刘啸想知道这老外现在身在何处,如果还在国内的话,刘啸想从他那里打听一些关于Timothy的消息。可是到现在都还没有回复,也不知道那老外是没看到呢,还是已经忘了自己是谁,根本就没回复。



软盟今天破天荒地没给刘啸和大飞派活,大飞望眼欲穿,可盼到了下班,也没盼到今天的出工美差,不禁连连叹气,关了游戏,“看来今天没有免费晚宴了,唉,我回家了!”,打过招呼,大飞收拾了自己东西,慢慢踱出了公司。



刘啸也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此时蓝胜华从小办公区走了出来,“刘啸,下班了!收拾收拾,跟我走吧!”



“好!”刘啸应了一声,把自己桌上的东西匆匆归置了一下,就跟着蓝胜华出了软盟。



“蓝大哥,你找我要说什么呐?”一出软盟的大门,刘啸就开口问到。



“这也不是说话的地方!”蓝胜华笑了笑,“我在饭店已经订好了位子,咱们过去边吃边说吧。”蓝胜华说完,到停车场去取了车子,蓝胜华的车子是辆商务型的轿车,在那个小办公区里,大概也只有他的车子看起来不那么招摇。



半个小时后,两人到了蓝胜华订了位子的饭店,是海城比较有名的一家风味餐厅,刘啸前两天还刚和大飞来过,也是价格不菲啊。



酒菜上齐,蓝胜华便举起杯子,“来,先走一个!”,也没有什么由头。



刘啸笑了笑,也没问,一饮而尽,完了道:“蓝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我能有什么事?”蓝胜华笑了笑,“主要是你有事!”



“我?”刘啸有些意外。



“上次吃饭,张氏大小姐在旁,我也就没好意思问你,你是不是对那个张小花有意思?”蓝胜华问到。



刘啸虽然不知道蓝胜华为什么会问这个,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对,我是喜欢她!”



“还有你上次莫名其妙地离开张氏,我问了,但你一直不肯说原因,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肯定也是因为这事,对不对?”蓝胜华继续问到。



“蓝大哥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刘啸笑着,不知道蓝胜华这么关心自己的私事有什么意思。



“我就是纯粹地关心你,你给我说句实话,到底是不是因为这事?”蓝胜华顿住,看着刘啸的眼睛,“是张春生把你撵出来的,因为你没钱没事业,是个穷光蛋,他觉得你配不上他女儿,对不对?”



刘啸“呵呵”笑着,“蓝大哥请我吃饭,不会就是来打击我的吧。这事已经过去了,你就不要再提了,我自己心里有数!”



“你看你!”蓝胜华瞪了刘啸一眼,“我打击你有什么意思!”蓝胜华说完,又举起杯子,“大家都是男人,说句不避讳的话,你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心思,我是一清二楚。你蓝大哥我是绝对是支持你的,而且我不觉得你配不上他张氏的千金,就凭着你的技术,不用很久,你肯定就能出人头地的,我看张春生他这次是看瞎眼了。他不懂技术,但我懂,我今天找你来说这个事,就是想看看能不能帮上你!”



“让蓝大哥费心了!”刘啸举杯,一饮而尽,“你说就为我这么点小事,还让蓝大哥你专门破费!”



“啥破费?难道你我兄弟喝个酒,就不能来这里了!”蓝胜华白了刘啸一眼,“你这人就是这点不好,太见外,太客气,让人总觉得很难和你贴心啊!”



“我的错,我的错!”刘啸笑着,“我自罚一杯!”



蓝胜华这才有些高兴,道:“你昨天请假,也是为了张小花的事,怎么样,有进展没有?”



刘啸摇了摇头,叹道:“她跟着他老爹回封明去了!”



“唉……”蓝胜华跟着叹了口气,“好事多磨啊!这男人呐,要是没有点家底,没有点事业,还真是不行,其实公司有好几个人,也经历过你这事。就拿店小三说,长得是一点也拿不出手,学生时代家里也是穷得叮当响,他当年看上一个富家小姐,低眉下气好几年,到了也没成,你再看他现在,追他的小姑娘倒排起了队伍。想想我就觉得好笑,你说他那样的,竟然还成了抢手货,不就是因为这小子现在有钱有事业了嘛。”



“我也知道得干出番事业,不过这又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成的事。”刘啸无奈苦笑,“蓝大哥你能给我指条捷径吗?”刘啸心里很明白,怕是蓝胜华这绕了半天的大圈子,就是等自己这句话吧。



果然,蓝胜华笑了起来,“捷径肯定是有的,不过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还希望你能给我说实话。”



“那是自然!”刘啸身子往前探,做出一副极度感兴趣的样子。



“我问你,之前我一直让你进软盟,你都不肯,前几天你却主动提出要进软盟。你要来呢,那我们肯定是万分地欢迎,只是我个人非常想知道,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理由啊?”蓝胜华问到。



“理由?”刘啸一脸纳闷,“这有什么好说的。我在张氏干了那么就,最后却被人家撵出来,心有些累了,就想放松一段时间,也不想担什么责任,所以到海城之后我就随便找了个NLB那样的小公司,虽然来每天跑来跑去的,身体累了点,但心里没什么负担,人也能痛快一些。后来缓过劲来,我又觉得心不甘,所以弄了一工作室,想自立门户,闯出点名堂,谁知道三年不开张,开的第一张刚做一半,还碰上被人诬陷的倒霉事。”刘啸气得捶了一下桌子,“真是人倒霉了,喝口凉水都塞牙。”



“原来是这么回事!”蓝胜华沉吟片刻,刘啸说得倒也合情合理,“对了,那诬陷你的事情,查清楚没有?”



“嗯,查清楚了!”刘啸随口应了一声。



“是谁?”蓝胜华马上问到,“是什么熟人干的?”



“什么什么熟人?”刘啸反而是一脸的不解。



“上次张小花不是说警方怀疑那是熟人干的吗?”蓝胜华被刘啸的反应给弄糊涂了。



“咳……”刘啸摆手,“现在彻底查清楚了,就昨天我去送小花的那会,得到黄星的消息,说警方已经锁定了元凶,是欧洲黑客组织RE&KING的一个成员,因为不满被组织除名,两个月前秘密潜入国内,然后攻击了海城的网络,制造了海城十分钟事件。我原来还一直以为海城十分钟事件是政府自己的网络演习造成的,现在才明白,原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刘啸偷换概念,将张小花说的那事给敷衍了过去。



“竟然是这么回事啊!”蓝胜华也是一脸的意外。



“没错,海城市府网络安装的正是RE&KING设计的一款防火墙,当时还是我亲自负责安装的,也就是因为这些防火墙,才招来了对方的报复攻击。”刘啸补充了一句。



“既然是黄星说的,那估计就不会假了。”蓝胜华点了点头。



刘啸也是一脸无奈,“平白无故的,我就替一个从没见过面的老外背了黑锅,这事不算完,不管那家伙现在躲在哪里,我都会把他揪出来的。”



“呵呵,能理解,换了是谁,也不能白受那鸟气。”蓝胜华笑着,“这样吧,我回头也帮你打听打听。”



“对了,你刚才说的那捷径呢?”刘啸问到。



蓝胜华大笑,“我就知道你会惦记着,其实那捷径你也见过,就是加入咱们软盟的技术核心层。你这几天不老跟着那几个核心去出工吗,那都是我安排的。”蓝胜华往椅背上一靠,“我是想让你多和那几个核心接触接触,然后自己能明白过来,谁知道你到现在也没明白过来。”



刘啸恍然大悟,“我说怎么这几个人都开那么好的车啊!”



“现在你明白过来了吧!”蓝胜华玩弄着手里的酒杯,“我一直都想帮你,但进核心层的事,还得老大来做主,公司选拔核心是非常严格的,估计还要考验你一段时间。”



“怪不得大飞说全公司的人都盯着那个小办公区,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刘啸想了想,“不过,我有个疑问,为什么公司的核心就能赚那么多钱?”



蓝胜华看着刘啸,有疑问就对了,没疑问才不正常呢,不过蓝胜华还是道:“公司还有一些其他方面的业务,只有核心人员才能负责操作,这块才是公司赢利的大头。”



刘啸笑了起来,“我说呢!”



“你的技术我非常看好,只要你愿意进核心层,我会向老大推荐你的,不过你自己也得上点心,不要整天跟着大飞那样的闲人无所事事。”蓝胜华皱着眉,“公司里想进核心层的人太多了。”



“我明白!”刘啸主动举起杯子,敬了蓝胜华一杯。



两人这顿饭吃的也算是尽兴,最后蓝胜华喝得有点高了,车也不能开了,两人出来都是自己打开回家的。



回到家,刘啸就琢磨开了,蓝胜华今天主动请自己吃饭,又主动提起了核心层的事,那不可能一点目的都没有,怕是他的主要目的,还是要打听海城十分钟事件的进展,上次张小花的话估计是真吓到了这群蚂蝗。



软盟之所以能同意让自己来上班,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自己上次在海城十分钟事件的真相上装糊涂,说那就是海城网络演习造成的,有人诬陷自己是纯属无中生有的事,这也让蓝胜华有些拿捏不准,所以他把自己放到软盟,通过自己每天的表现来证实一下。



刘啸不禁暗道侥幸,幸亏自己这几天没有什么行动。蓝胜华每天让那些人用豪车在自己眼前晃,然后好吃好喝伺候着,估计也不象他自己说的那么好心,他明知自己会怀疑,还要这么做,八成是想用这些奢华的糖衣炮弹炸晕自己,估摸着自己快动心了,这才用张小花这事来引诱自己钻入他的彀中。那他把自己拉拢进去后,下一步咋办呢?



刘啸虽然是喝得有点高,但他脑子还没糊,蓝胜华他们知道自己就是“留校察看”,自己在消灭wufeifan的病毒集团中,是出了大力的,他们匿名举报,就是要打击报复自己的。按照wufeifan的性格,就算栽赃之计失败了,那他也绝不会放弃报复的,可现在拉拢自己又算是怎么回事呢?



“唉……”刘啸揉着脑袋,有点头疼,这点还真是琢磨不透,难道wufeifan是想前嫌尽释,想把自己过去的对手变成合作伙伴?刘啸此时酒劲犯了上来,左右定不住个弦,只得放弃,“反正自己小心点就是了!”,说完跑过去泡茶。



喝了杯茶,刘啸头痛稍微好转,打开电脑去看了看信箱,发现Miller给自己回信了,那老外说海城的网络最近又出了点问题,NLB没办法,把自己从欧洲又拉了过来,现在他人就在海城,完了后面附有那老外在海城的住址和联系电话。



刘啸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就没打电话,给那老外回了一封邮件,约老外明天晚上见个面,定好时间地点,刘啸把老外的联系记下来,便关机睡觉去了。



第二天到软盟的时候有点晚了,出乎意料的是,一份派工单竟然出现在了刘啸的桌上,刘啸拿起一看,是一个IP地址,下面写了要求,要尽可能地测出这服务器上的所有安全漏洞,并提出解决方案。



这对刘啸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他坐在电脑前,准备开机干活。



一旁的大飞撇嘴叹气:“唉,出工的好日子估计是没有了!”



刘啸没有理他,从网上下载了一个扫描工具,是刘啸自己设计的工具,可以穿越绝大多数防火墙的拦截和欺骗,对目标IP进行常规安全检测,刘啸可不敢对这IP进行未公布安全漏洞方面的检测,他现在还摸不准蓝胜华的意思。



不过十来分钟的时间,检测结果就出来了,刘啸把结果里有用的地方整理成文档,然后根据这些漏洞,又写了一份报告,推测出这台服务器的作用和用途,然后根据检测报告里的漏洞,一一提出解决方案,最后刘啸还根据服务器的用途,提出了一些独特的在防范未知攻击方面的设想。



除了张氏的那份企业网络设计方案,这大概是刘啸做的最认真的一份报告,以至于他连午饭都差点忘记吃,匆匆吃过午饭,等下午一上班,刘啸就把这份报告递了上去。



没过多长时间,小办公区的门开了,就见店小三面色冷峻地走了出来,手里高高举着刘啸的那份报告,道:“这份报告谁做的?”



刘啸赶紧站起来,还没等他开口呢,就看店小三把那报告“啪”一声甩在地上,厉声喝道:“拿回去重做!”



刘啸当时就木了,万分诧异,怎么回事啊,难道是自己什么地方弄错了。



店小三继续道:“就凭这么一份不痛不痒的报告就想蒙混过关,门都没有,如果下次再让我看见这样的报告,就趁早滚蛋,我软盟不养这样的废物,也丢不起这人!”,说完,只听“咣当”一声,小办公区的那扇门被摔上了。





PS:《黑客江湖》一场天才与天才之间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