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四章 做事要留名
章节列表
第九十四章 做事要留名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大飞也不得不放下自己的游戏了,跑过去把那份报告捡了回来,看刘啸还傻站在那里,就拍了怕他肩膀,道:“家常便饭,没事,你也别生气了,先坐着吧,我帮你看看是怎么回事!”



大飞把打乱了的页码重新排好,看了才两页,便摇了摇头,再迅速翻完剩下的页码,似乎没找到自己想看的,就重重地叹了口气,“得,这次店小三还真没冤枉你,你这报告,我这里都过不了关!”



刘啸一愣,“怎么回事?我这报告哪里不对吗?”



“你这报告表面看起来吧,倒没有什么错误,只是……”大飞沉吟片刻,想找出一个合适的词来,“只是有点那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味道了。”



“什么意思?”刘啸有点不明白。



“咱们公司、还有这个客户,他们要的是这台服务器的安全详情,以及漏洞的解决方案。”大飞看着刘啸,继续说道:“你给的这些呢,也沾边,但那只是一般性的探测结果,还有很大一部分是你自己的推断,这些东西,就是那些网吧里一抓一大把的踩点小菜鸟也能办到。而我们却是专业安全公司的技术员,客户既然找到了咱们软盟,那就是把他们服务器的安全交到了咱们手里,咱们就必须给客户最真实最确凿的资料,不能有一丝一毫推断的成分,就算不能找出那服务器上全部的安全隐患,那也必须竭尽全力,把能找到的全找到,能堵住的全堵住,能想到的全想到。”大飞摇着头,把刘啸的报告扔回到刘啸桌上。



刘啸木然,大飞说得完全合情合理,自己光想着蓝胜华是什么意思了,竟然没有考虑到这一层。



大飞叹了口气,关掉自己的游戏,伸手抽过刘啸桌上的那张派工单,看了一眼那IP,道:“得,今天你这单我帮你做了,你多看着点,以后就知道怎么做了。”,说完,大飞调出自己的工具,对那个IP开始进行检测。



刘啸瞄了一眼那检测工具发送的检测数据,便知道大飞技术不简单,有很多数据都是针对一些还没有公布过的漏洞,更有一些数据是模拟各种攻击方式,以验证那服务器是否会出错。



过了几分钟,检测完毕,大飞又调出另外一个工具,利用发现的漏洞直接发起了攻击,片刻之间便杀到了那台服务器上,然后开始上传各种各样的检测工具,并在那服务器上运行这些工具,对服务器进行一番全方位的“体检”。



大飞还真是专业,出来一个报告,便运行另外一个工具,每个工具检测的安全范围都不一样,到了最后,就不仅仅是对这台服务器进行检测了,大飞还对这服务器所在的网络进行了探测,看有没有什么能被黑客利用的网络内部漏洞。



光这些名目繁多的检测做完,一下午的时间就耗得差不多了,不过检测虽多,但也不是所有的安全问题它都有,大飞一边整理这些检测结果,刘啸在一边就把修补这些问题方案弄了出来。



最后一项检测做完,刘啸就笑道:“多谢了,大飞!”



“没事!”大飞摆摆手,“你赶紧把这些都整理成报告吧!”



“好!”刘啸应了一声,就要去忙。



大飞此时却又道:“不对,还有最后一道程序,差点给忘了。”



刘啸有些纳闷,凑过去看,却见大飞在那服务器的桌面上留了一个文档,文档标题就是:“你被黑了!”,里面的内容是:“贵服务器共有安全方面的隐患一十七处,软盟科技公司安全检测员007号大飞敬上!”。



写完,大飞又觉得不对,摇了摇头,过去将刘啸衣服上的工作卡拽了下来,然后按照着工作卡上,把文档的落款改为“软盟科技公司安全检测员032号刘啸”,这才笑着道了一声“妥了”。



“不是吧?”刘啸大感意外,“还要留名字?”刘啸有些不理解。



“搞清楚好不好,是他们请咱们去做检测的,你要是不留个记号,他们还以为你拿钱不办事呢。再说了,留个记号给对方,咱们这价钱也能往高提一提!”大飞又像看土包子看了刘啸一眼,完了退出那服务器,站起来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靠,下班了,我这一下午的休闲时光全被你小子给耽误了!”



“晚上我请你吃饭!”刘啸脱口而出,说完又意识到不对,忙道:“说错了,明晚,明晚,今晚已经约了人了,不好意思!”



大飞的情绪刚被调动起来,谁知刘啸立马就反悔了,十分地丧气,道:“靠,你小子能在天黑之前把这整理完就不错了,得,我先走了!”



“对不住啊大飞!”刘啸此时感觉特别不好意思,赶紧承诺着,“明晚一定请,一定请!”



大飞摆了摆手,踱出软盟。刘啸叹口气,回身赶紧忙活着,等忙完了,那边还有老外在等着呢。



刘啸忙完报告,往公司的公用信箱一扔,然后往和老外约好的地方赶了过去,等到的时候,时间刚刚好,老远就看见那老外Miller也是刚到,正由服务员领着找位子。



“Miller先生!”刘啸赶紧跟过去,打了个招呼,“抱歉,来晚了!”



老外倒也厚道,“刘先生很准时,我这也是刚到。”



刘啸笑着坐了下去,点好了餐,问道:“Miller先生是几时到海城的?对在中国的生活,是不是有些习惯了?”



“三天了!” Miller无奈地耸耸肩,“我现在是公司中国区的负责人,如果公司的产品能在中国打开市场的话,我以后就可以常住在海城了,不用象现在这样飞来飞去的。”



刘啸笑着,“贵公司的产品确实是一流的,打开市场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Miller笑了笑,“刘先生,其实我也有事要问你的!”



“请说!”



“当时,RE&KING之所以选择NLB来作为自己在中国区的总代理,是因为NLB有刘先生你这样的技术人才,可我没想到,双方的合约刚一签订,刘先生你就离开了NLB,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话,RE&KING是绝不会选择NLB的,他们甚至没有一个像样的技术员,每次出一点小的非常规问题,也需要RE&KING总部派人过来。” Miller一脸的痛苦。



刘啸被说的有些脸上发烧,“这个……这个其实在和RE&KING谈判之前,我已经向NLB递了辞呈!这样吧,算是我欠你们一份人情,今后如果再出问题,我能帮的尽量帮,解决不了的,再让NLB联系你们总部,好不好?”刘啸很郁闷,自己今天已经是第二次给人许愿了,看来欠别人的,终归是要还的,不还那是因为时间还没到。



Miller摆了摆头,“我说这个,并没有别的意思!既然你现在已经不是NLB的人,那事情就和你无关了,我们自己会解决的。”



“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我认为是自己欠下的责任,那我就会弥补的。”刘啸笑了笑。



Miller无奈地耸耸肩,显然很难理解刘啸的逻辑。



“Miller先生,我今天约你来,是想向你打听另外一件事情!”刘啸继续说到。



“我很疑惑,不知道你要向我打听什么!不过,你请说!” Miller伸了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我知道贵公司以前有一个成员,名字叫做Timothy,你知不知道此人现在身在何处,能不能联系到他?”刘啸看着Miller。



“Timothy?”Miller一听顿时色变,腾地站了起来,“你怎么会知道他,你要找他做什么?”



刘啸对Miller 的过激反应有点奇怪,“Miller先生你先坐,我会给你解释的。”



Miller 愣了半天,才怀疑地看着刘啸,坐了下去。



“Miller先生肯定是知道Timothy报复RE&KING的事情了吧?”刘啸笑着,大概才出了原因。



“这个你也知道?” Miller愈发诧异,“你怎么会知道这些呢,我也是这次到了海城之后才知道,我们卖给海城市府的产品连续遭到黑客攻击,都是Timothy干的,现在我们也在找他!你又为什么要找他?”



其实到现在,刘啸也弄不清楚自己非要找Timothy 出来的真正原因,反正他就是想尽快把Timothy 找出来,至于把Timothy 找到之后,自己要做什么,刘啸反而有些糊涂。Timothy 并没有攻击海城市府的网络,这点自己很清楚,自己没有任何理由去找对方的麻烦,反而是对方有理由来质问自己为什么要诬陷他。但刘啸也很委屈,因为他事先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能有这么一个人,会和自己捏造出来的人一模一样,包括身份、经历都完全吻合。



或许,刘啸想找对方出来真正原因,就是因为他从心里不愿相信这世界上会有如此巧的事情,或者是他想给对方当面解释一下,自己并不是有意栽赃。



沉吟了片刻,刘啸才道:“Timothy攻击了海城的网络,但让我替他背了黑锅,平白无故招来了一场牢狱之灾,所以我必须把他这个真凶揪出来,否则我一辈子都得生活在警方的怀疑之中。”



Miller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不过,你应该找的并不是Timothy,而是那些办错了案子的警察,你应该向他们解释清楚。”



“我只想把这件事尽快了结,我不想惹其他的麻烦,你明白吗?”刘啸被这老外的精明弄得有些恼火,“何况你们不是也想找到Timothy吗?有了我的加入,那找到Timothy的时间就会更快一些。早一日找到Timothy,你们也会早一天少了这个麻烦,如果再让他这么闹下去,怕是你们在中国的唯一一单生意也得黄掉,今后想要再打开中国市场,怕是一点可能都没有了!”



Miller没说话,心里不断地盘算刘啸的这番话,过了好半天,他才道:“OK!我答应和你合作,只是希望你这次不要再把我们半路甩掉!”



刘啸汗颜,原来老外是有这方面的担心啊,“我向你们的上帝起誓!”



“好,我相信你就是了!” Miller说完,沉思片刻,道:“Timothy这个人的技术非常厉害,没有离开RE&KING之前,他是我们组织内的技术核心,我们防火墙的很多关键技术,都是他设计的。半年前,防火墙初始产品完成,接到了不少订单,Timothy此时却提出要将自己在公司所占的股份提高五个百分点,理由是他提供了大部分的关键技术,这遭到了大多数人的反对。Timothy便提出了要脱离公司,没办法,公司不得不筹集了很大一笔钱,算是将Timothy的那些关键技术的使用权所有权购买了过来。”



刘啸没想到Timothy的离职,居然是因为利益分配的不均,看来这些老外黑客,对钱跟为非常看重,不过他们比wufeifan好的一点,就是他们还是从正当途径来赚钱。



Miller继续说道:“Timothy离开公司后,用得到的钱创建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安全机构,一个月后,那家机构便关闭了,听说是因为第一个项目便亏了钱,自此我们便再没有见过他,知道得到现在这个消息。”



这些和黄星说的完全一样,刘啸不得不服,这个世界上还真是有那么巧那么奇妙的事发生,不过这些并不是刘啸现在所关心的了,他问道:“我想知道,现在要怎样才能将他找到,你们有没有什么线索?另外,我想知道Timothy的黑客行为特征,比如他的攻击习惯、攻击嗜好之类的。还有,请可能提供一些他的资料,例如他的EMAIL、MSN之类,或者是他经常去什么网站。”



“本来我们也没有在意一个已经离开了公司的人!” Miller顿了顿,“这次的事情之后,我们在反过来追踪的时候才发现,Timothy居然在一个月前用他以前的帐号曾经登陆过公司的内部员工网。现在我们已经在分析当时的数据包了,希望能找到他登陆时的准确位置,不过时间过去了那么久,数据太多太杂,估计很难!”



分析数据包对刘啸来说,那就是家常便饭,他知道其中的难度,如果是入侵当时便让刘啸来做分析,那刘啸有十足的把握找出Timothy登陆的来源,一个星期之内,刘啸还有五成把握,超过一个星期,那就很渺茫了。



“我们现在已经做了准备,如果Timothy再次登陆我们的内部网,我们就会立刻启动追踪程序。” Miller摇摇头,“不过,他的技术非常高明,即便是非常了解他,我们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追踪到他。至于你要的那些资料,我回去后会整理一些他以前的案例和工具,然后发到你的信箱,他以前的那些联系方式,我们都已经试过了,没有回音。”



“这很难说!”刘啸沉思着,“既然他在离职半年之后,还能使用之前的内部帐号,那就很难保证他不会再次使用以前的通讯工具。”



“没错,没错,刘先生说得不错!”老外似乎是没想到这点,一时有些眼亮。



自己该问的也问了,刘啸再无什么可说,道:“Miller先生这次准备在海城呆多久?”



“不会很久,几次发生这样的事,海城市府的管理员非常生气,这次叫我们过来,是想让我们给他们一个保证,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情!” Miller很痛苦地叹气,“我不能给他保证,就算是把Timothy找到,我们也不能做这样的保证,你知道,黑客攻击随时都可能会发生,有时候甚至是没有理由的。事情僵持在了这里,如果我们不能保证,他们就会考虑更换防火墙产品!”



刘啸笑了起来,海城市府一贯是这种官老爷的办事风格,一点都不实事求是,不过这老外也太死板了,刘啸笑呵呵地看着老外:“这个很好办,你明天就去告诉那个负责人,说你可以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有此类事情发生了,事情不就解决了吗!”



“这怎么可能?” Miller惊诧地看着刘啸。



刘啸笑着,他很清楚,那些官老爷其实就是想要这句话,如此,就是以后再发生此类事件,他们便有了推脱责任的借口,一时头昏,相信了洋毛子的鬼话,然后又是什么吸取教训,不能再交学费之类的套话,刘啸很熟悉这些套路,但这毕竟是家丑,他肯定不会对老外明讲,只是道:“你听我的肯定不会错,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你可以让NLB去做这个保证。”刘啸之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海城市府受到的三次攻击,全是刘啸自己干的,除了他,怕是也没有别人闲得没事干去攻击市府的网络,而且还专门从防火墙下手。



老外恍然大悟,连连点头,招呼刘啸赶紧吃饭。



吃完走到饭店门口,老外想起一事,“对了,刘先生,不知道你离开NLB之后,现在在哪里工作?”



刘啸愣了一下,笑道:“你很熟悉,是你们竞争中国市场的最大对手,软盟科技!”



“啊!”老外顿时傻在了那里,他觉得自己似乎又上了刘啸的当,上次刘啸就给自己扔下个烂摊子,这次不知道自己又要吃什么亏。





PS:《黑客江湖》一场天才与天才之间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