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六章 一切都是幻象
章节列表
第九十六章 一切都是幻象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刘啸敲门进去,“包间”里几十号人的眼睛就都看了过来。



“刘啸,你有事?”蓝胜华开口问到。



“我想了解一下今天我要测试的那服务器的详细信息!”刘啸说到。



“怎么?那服务器有什么问题吗?”蓝胜华看着刘啸。



“说不上来!我刚才对那服务器进行扫描检测,发现那服务器其实挺安全的,似乎用不着找咱们做安全检测吧!”



“那行,我帮你找一下!”,说完,蓝胜华就在自己的办公桌上那一沓文件里翻了起来,翻了一会,抽出一份文件夹,“找到了,在这呢!我看一看!”蓝胜华把那些文件看了一遍,“没有什么问题,你再看看!”



刘啸过去接过文件,快速翻了一遍,确实没有什么问题,对方是一家从事电子技术研发的企业,这份文件夹里,有对方授权软盟进行安全检测的授权书,有对方企业对那个IP的使用权证明,还有对方企业的注册复印件。



“发现什么没有?”蓝胜华问到。



刘啸摇了摇头,“这些资料都核实过吗?”



蓝胜华笑了起来,“肯定都是核实过的,做咱们这行的,安全就是第一准则。”蓝胜华顿了顿,“这样吧,这份资料你拿走,完了让业务部的人再去核实一下,确定没有问题之后,你再进行安全检测!”



“好!”刘啸应了一声,拿着资料就奔业务部去了。



半个小时后,刘啸从业务部出来,算是彻底放了心,看来自己真是多虑了,业务部核查了对方企业提供的那些资料,全部都是真实合法的,而且刘啸还专门给对方的企业打去电话,对方也亲口证实确实是授权给软盟进行安全检测,IP地址和服务器名称也丝毫不差。



刘啸自然也就没什么话可说了,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琢磨着要怎么对这台服务器进行安全检测,普通的安全扫描已经不管用了,除了那个奇怪的端口外,一点有用的信息也没有。



“可要怎么去做呢?”刘啸挠了挠头,不能从那服务器的外部获取有用的信息,也就无法进行下一步的动作,自己总不能象以前那样,依靠绝对有把握的漏洞先攻陷对方的服务器,然后再安排下一步动作吧,那是对付吴越霸王、wufeifan他们才用的办法。自己现在可是负责给对方检测安全漏洞的,那自然就得把从外到内的漏洞都给对方检测出来才对。



“问题是,外部检测不到什么漏洞啊!”刘啸有点拿不准主意,他不想把自己所有的招数都暴露出来,但同时他也想尽快混进那个小办公区,拿到蓝胜华他们就是wufeifan的证据。或许现在这些安全检测的工作,就是蓝胜华所说的考验呢。



刘啸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来回权衡着,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他才拿定了主意,决定冒险赌一把,他要先拿下这台服务器的控制权,然后对它进行一番详细的内部安全检测,最后分析出它外部为何如此安全的原因。



刘啸从网上下载了一个工具回来,这是他根据踏雪无痕的入侵手段制作的一个工具,可以无声无息地穿过现有的所有防火墙,瞬间攻入对方的系统之内,而且不会被发现。刘啸看周围的人都在忙,也没人注意自己,就快速在工具上填好那个要检测的IP地址,然后发动了攻击。



踏雪无痕的方法真是百试不爽,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刘啸便进入了对方的系统之内,刘啸迅速调出命令行,键入命令,准备检视对方服务器目前的状况。



很快,信息反馈了回来,对方的服务器目前处于无人看守状态,那个登陆的管理员帐号,已经好几个小时没有任何操作指令了。



刘啸大为放心,选中自己要上传的检测工具,就准备传过去,刚要点击确定,刘啸的余光一扫,刚好瞄到了从蓝胜华那里拿回来的那个文件夹,此刻放在最上面的,是对方的那份检测授权书。刘啸突然发觉那文件上好像有一处不对劲,于是暂停行动,伸手把那份文件拿过来又仔细看了一遍,完了还是觉得是有一个地方有问题,但具体是哪里好像也说不上来。



刘啸只得逐项检查那份文件,当读到对方提供的服务器名称时,刘啸一下反应了过来,就是这里不对劲,刘啸调出自己刚才对那服务器的检视信息,果然,两个服务器的名称确实不一样。



“不会吧!”刘啸有些不解,难道是对方一时疏忽,把服务器名字写错了,还是对方授权给软盟之后,又修改了服务器的名称?可早上自己去核实情况的时候,为什么对方提供的还是这文件上的名字呢?



刘啸这下有点慌了,既然不是对方的错误,那难道是自己入侵错了服务器不成?刘啸迅速在对方的服务器上又键入一个命令,返回来的消息差点把刘啸给震懵了,这服务器的IP地址竟然和授权书上的IP地址大相径庭,没有任何的相似性。



使劲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刘啸有点反应不过来,就算是自己入侵错了,那也不会错得如此离谱吧,IP地址错上一个两个数字,那还可以理解,谁都会有疏忽的时候,但自己也不至于把两个完全不同的IP地址搞错吧!



刘啸看了一下自己工具上的攻击记录,攻击目标的IP地址并没有填错,完全就是授权书上的IP地址,但现在这个陌生的服务器和IP地址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难道自己制作的工具突然那之间发疯了,还会指东打西了不成?



此刻,刘啸的心一阵狂跳,这种诡异的局面让他感觉到很不安,他快速地在那服务器上翻看了起来,当他在对方的桌面上看到一个工具的名字时,刘啸的脸色顿时一白,然后快速清除了自己的攻击日志,然后撤出了那台服务器。



关掉电脑,刘啸直奔洗手间而去,一路上,他脸色惨败至极,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错误侵入的那台服务器竟然会是一台军方的通信服务器,负责军网和军方下属军工科研单位的消息传递转换,这可是机密通信服务器啊,不是谁想入侵就敢入侵的。



冰冷的水狠狠地刺激着刘啸的面部神经,刘啸才慢慢地冷静了下来,想不通啊想不通,自己明明是对一家电子技术研发企业的服务器进行安全检测,而且还是经过授权的,自己的操作没有一丝一毫的错误,为什么杀了过去,对方的服务器却摇身一遍,居然成了一台根本不会得到授权的机密通信服务器呢。



刘啸以为自己攻击的是一台经过授权的服务器,所以点防护措施也没有,这幸亏是踏雪无痕的入侵手段高明,所以对方服务器上的反间谍程序并没有报警,否则的话,自己现在就得象邪剑当年一样,解释也解释不清,只能流亡海外了。



想到邪剑这事,刘啸突然心中一凛,记得上次南帝龙出云来封明的时候曾经提起过,三年多前,老大和邪剑两人约定要比出个高低,看谁能先从指定的一台服务器上成功窃取到资料,结果大意的邪剑以为那服务器不过是台普通服务器,因此不做任何防护措施就攻了上去,最后不得不流亡海外。



邪剑当时的对手是老大,而自己现在怀疑的wufeifan,也和老大有极大的关系;邪剑攻击的普通服务器,最后变成了机密部门的服务器,那现在自己进行安全检测的对象,也是莫名其妙就成了机密通信服务器。



两件相隔了三年多的事情,竟然会是如此地相似,事件的相关人都有老大,而事件的变数都是普通服务器突然变成了机密服务器,这其中难道就没有什么蹊跷之处吗?



让攻击的目标变成另外一台服务器,这在技术上并不难实现,刘啸自己也能办到。只需事先拿下那台目标服务器,然后在这服务器上做下手脚,让所有发送到这服务器的数据全部转发到机密服务器。如果做得比较细心的话,攻击者根本不会发现这其中的异常,他和机密服务器一样,都会以为自己是在和那台目标服务器相互传送数据,浑然不知自己已经上了“信息二道贩子”的当。



“是谁在那电子技术研发企业的服务器上做了手脚呢?他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刘啸这么问着自己,其实他心里很明白,最大的嫌疑就是老大他们,只是刘啸拿不准老大他们这么做的目的何在。他们先是拿奢华的生活诱惑自己在前,再由蓝胜华暗示自己可以进“核心层”在后,最后是隔三岔五地表扬自己,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是在迷惑自己不成?



刘啸此时有点明白过来了,正如自己前面所分析的那样,wufeifan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他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对自己的报复行为,举报诬陷不成,便生出栽赃之计。



可恨的是,自己居然这么天真,竟然被他们这些天连环的示好拉拢被迷惑住了,以为自己很快就可以接近对方的核心层;而可笑的是,三年多了,他们这点手腕子是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两把老刷子,当年他们是这样害了邪剑,现在便以为如此也能将自己拿下。



“妈的!”刘啸一拳砸在墙上,他确实有点生自己的气,对方轻而易举就让自己上了当。自己进软盟,是为了揪出wufeifan,如果不是踏雪无痕的技术,怕是自己此刻早已成了网监和军方通缉的间谍犯,而wufeifan他们却会一旁象看傻子一样在看自己的笑话。没揪出wufeifan,反而把自己搭了进去,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刘啸发疯似地砸着墙,拳头都砸出了血,心中的郁闷却丝毫没有减少,拧开龙头,让冷水冲着自己手背的血迹,刘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恨恨地咬着牙,“不行,绝不能就这样算了!”



自遭遇wufeifan以来,刘啸还从来没有输过,这次也一样,他不想输,所以,他决定再冒一次险,他不想再等什么机会了,也不想抓什么实实在在的证据,就这一次了,他要把wufeifan彻底置于死地!



“不是他死,便是我亡!”刘啸转身出了洗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