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黑客江湖

有黑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七章 开裆裤
章节列表
第九十七章 开裆裤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出门,刚好碰见派工单的那人,刘啸的样子把那人吓了一跳,“刘啸,你这是怎么回事?手怎么了?”那人倒是非常地关切,上来就想看刘啸的手。



刘啸护住手,“没事,地上有水,滑了我一跤,你去找人把洗手间的地板拖一下,别让后面的人也给摔着。”



“你那手没事吧,看着好像挺严重的,要不你去看看医生吧?”那人似乎有点不放心。



“没事,就是磕了一下,破了点皮,我那抽屉里有创可贴,还有云南白药,你就放心吧!”刘啸摆了摆手。



“那我找保洁员去了!”那人最后看了一眼刘啸的手,这才转身忙去了。



回到座位,刘啸从抽屉里翻出几片创可贴,全部贴到了伤口处,然后试着在键盘上敲了几下,一股钻心的疼就从两个手背上蔓延开来,疼得刘啸额头上顿时沁出一层细汗。



“奶奶的!”刘啸呲着牙,朝伤口处吹了几口气,然后弯身按下电脑的电源键,现在自己就是疼死,那也得拼了。



电脑启动的这一会工夫,刘啸又把那份授权书看了一下,此时他才注意到这份授权书下面的日期,那家电子企业授权软盟进行安全检测,居然是两个星期前的事情了。“两个星期,两个星期……”刘啸心中不住地苦笑,两个星期前收到的业务,怎么会等到今天才给自己派下来,难道公司是公司人手不够,排不开?呸!大飞还天天闲得打游戏呢,而自己之前竟然瞎了眼,这么明显的失误都没看出来,对方处心积虑地准备了两个星期,迷惑了两个星期,就是要消除自己对这个奇怪IP的怀疑。



现在既然知道自己是怎么上当的,那刘啸就有办法绕过他们给自己设置的欺骗陷阱,顺利地登陆到原本属于那家电子企业的服务器上,刘啸要从这台服务器上找到wufeifan他们入侵的手段和方法,搞清楚这台服务器的详细信息,完了他还要在这台服务器上给wufeifan他们挖一个同样的坑,对方是怎么让自己跌进去的,自己就怎样让对方跌进去。



一天的时间,显然是有些不够。wufeifan他们入侵这台服务器,并在这台服务器上做手脚,肯定是很多天以前的事情了,刘啸要从那台服务器上纷繁复杂的数据里找到对方的痕迹,已经是不容易,何况还要从这些数据里分析出对方的攻击手段,那无异于是大海捞针了。



但刘啸必须这么做,也只能这么做了,他要赌一把,能不能彻底搞定wufeifan,就在此一举了,既然是赌,那自然就是九死一生,险中搏命了。不过,刘啸也不是完全只凭一时的意气去赌,他的手里捏有一枚筹码,他已经对wufeifan他们的攻击行为有了初步的了解,这帮家伙有个弱点,那就是如果一个招数奏效之后,那他们就不介意把这个招数再使用一次,一个给木马程序加密方法他们能一直沿用了两年,而栽赃陷害人的手段更是用了三年之多,就凭这点,刘啸就敢保证,如果现在让他们再来入侵这个台服务器,那帮家伙肯定想也不想,上次怎么进来的,这次就还会怎么进来。而刘啸就是想利用这一点,在那帮家伙经常“行走的小路”上,给他们挖一个大大的坑。



刘啸把那台服务器上的所有数据记录全部弄了过来,幸运的是,他发现那帮人给自己挖陷阱是在几个小时之前,看来他们也怕服务器异常时间太久,把他们自己给暴露了。但这样一来,无异于是帮了刘啸一个大帮,他们挖陷阱是在半夜,而现在不过是刚上班没多久,这段时间不是工作时间,所以服务器产生的访问数据非常少,这样就少了很多的麻烦,因为没有其他的数据来干扰刘啸的视线。



刘啸很顺利地揪出了wufeifan他们入侵时的痕迹,他要做的就是对这段数据进行分析,确定对方是靠什么方法入侵进来的。为了让自己的分析有目的性,刘啸把自己的检测工具全都上传到了那台服务器上,他要知道看那台服务器到底存在哪些漏洞。



如果自己无法从数据上分析出对方的入侵手段,那自己就只能对这些漏洞统统发起攻击,看到底是针对哪个漏洞的攻击,才会产生相似的数据,这样一来,也算是可以基本确定出对方的攻击手段,但有一点碰运气的成份,有时候,很多不同的攻击方式,也会产生非常相似的数据。



全公司的人都被刘啸今天的反常举动给搞纳闷了,平时也没见刘啸这么拼命啊,手都磕破了,却还在电脑前一个劲劈哩啪啦地敲键盘,伤口一次次被拉开,创可贴早被血迹给渗透了,远远看去,刘啸就像是两只手上都各自缠了一条枣红色的布条似的。中午吃饭的时候,平时最积极的刘啸居然稳坐钓鱼台,坐在电脑前盯着满屏幕的字符看,一屏又一屏,也不知道他在里面找什么,但看那表情,就好像这堆字符里藏了金子似的。



最后还是前台MM给刘啸买来了饭菜,趁没人注意,偷偷摸摸地跑到了刘啸这边,“喂,刘啸,你今天怎么了,用不着这么拼命吧,赶紧吃点东西!”



刘啸抬起一只手,示意MM不要说话,他此刻的分析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了,离抓住真相就差一步了,刘啸在那堆数据里翻一下,就把一个字符记在手上的纸上,再翻一段,又记一个。



“你不会是病了吧!” MM伸手,朝刘啸额头摸了过去,她觉得刘啸有点糊涂的意思了。



谁知手刚碰到刘啸的额头,刘啸就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他奶奶的,终于被老子搞定了!”



刘啸这猛一起身,再加上那粗口,把MM吓得不轻,以为刘啸哪根神经不对了,往后退了两步,紧张地看着刘啸,“你……你想干什么?”



刘啸得意地看着屏幕,伸了伸腰,这才目光收了回来,瞥见了一旁的MM,奇道:“咦?你怎么跑我这来了?干嘛呢,我怎么觉得你看我的眼神有点怪怪的。”



MM此时彻底傻掉了,回过神来,又伸手摸了摸刘啸额头,一脸纳闷,嘴里喃喃道:“不烧啊,难道是魔怔了?”



“问你话呢!”刘啸笑着看那MM,“你摸我额头干什么,我又没发烧!”



“没事没事!”MM连连摆手,她被刘啸的反常弄得心里直发毛,“我给你送盒饭来的,赶紧吃吧,我先回去了!”MM说完,转身就走,一刻也不敢在刘啸这里呆了。



“盒饭?”刘啸回身瞥了瞥电脑上的时间,才发现早已过了吃饭的点,这才有点意识到自己之前可能是太专注了,于是回身对着MM的背影大声道:“谢谢你了,晚上我请你吃饭啊!”说完就坐在椅子上开始扒拉饭盒。



那MM一听,逃也似的跑回自己的前台去了。



蓝胜华中午吃饭的时候,听员工们说到了刘啸的反常,放下自己的饭菜便跑回来看,却正好被他看到这一幕,当即长出一口气,朝着正在那里狼吞虎咽的刘啸摇了摇头,转身又走了出去。



吃完饭,大家都陆陆续续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准备下午的工作。刘啸此时却坐在自己的电脑前深呼吸,找出了wufeifan他们的攻击手段,便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因为刘啸准备再次入侵那台机密服务器。如果仅仅是入侵,那还罢了,而刘啸要做的则是在那台机密服务器上开个口子,给原本没有漏洞的服务器制造个漏洞。



机密服务器,安全等级本来就非常高,而且还有人专门负责看管把守,就是超级黑客,也不敢说自己就能百分百入侵成功,即便是入侵成功,那也很难保证不被发现。刘啸早上稀里糊涂入侵进去,能够全身而退,已经是侥幸不已,他现在居然还要再进去一次,更离谱的是,他还要在人家已经非常安全的服务器上开个口子,准备放wufeifan进去,难度之高,可想而知,估计只有疯子才敢这么想。要知道,机密服务器的管理员也都不是傻子,一旦被对方发现,追踪程序立刻启动,凭借着军方的强大资源,要找个把人出来,那简直是易如反掌。所以邪剑当年解释都不带解释的,直接就先逃了出去。



刘啸把工具又全部检查了一遍,这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错。他此时心里非常感谢一个人,那就是踏雪无痕,踏雪无痕的入侵手段就和他的网名一样,踏雪无痕,若不是如此,刘啸此时怕是早已经上了wufeifan的当,入侵机密服务器,有去无回了。也是踏雪无痕,才逼得刘啸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去分析数据包,扎实的功底让刘啸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确定了wufeifan他们的入侵手段。



“希望这次也能成功!保佑我吧!”刘啸此时突然祈祷踏雪无痕能保佑自己,而不是苍天或者是上帝。



刘啸做好跳板,这次他直接填上那个机密服务器的IP地址,然后发动攻击,意外的是,工具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怎么回事?”刘啸有点心虚,不会是自己早上的攻击被发现了吧,那这军方的高手也太厉害了,只是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便找出漏洞并进行了修补。



但回过头再一想,刘啸又觉得这种可能太小,自己早上明明就没有惊动对方,而且通信服务器数据量那么大,对方就是发现,也不可能这么快就修补好了。刘啸觉得可能是自己的跳板被那服务器给屏蔽了,这种机密服务器,有着严格的访问限制,不是谁都能访问到的。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刘啸去掉跳板,用自己的电脑向机密服务器发去刺探消息,结果也是有去无回,但刘啸向那个电子企业的服务器发去消息,却发现,自己的刺探消息不仅成功被转送到了机密服务器,而且返回来的消息也证实了这点。



刘啸终于是弄明白了,这个电子技术研发企业的性质应该是个军工科研单位,所以他的服务器就能访问到机密服务器,那台机密服务器上并不在军网之内,它上面打开的那个奇怪的端口,或许便是用于在军网和这些军工企业之间进行机密通信用的。



如此说来,wufeifan为了陷害自己,还真是下了不少的工夫,所有的环节,都是缺一不可,能把这么多条件凑在一起,也真够不容易的。



刘啸冷哼一声,仍然在自己的攻击工具上填了那个电子企业的服务器IP地址,攻击成功之后,刘啸便再次入侵到了那台机密服务器里面。



和早上一样,刘啸首先查看了服务器的状况,发现那个管理员曾经活动了一段时间,但并没有发现自己早上的入侵。



刘啸这才放了心,赶紧上传自己早已准备好的工具,这也多亏了wufeifan他们给自己做好的中转站,机密服务器一直都认为自己是在和电子企业的服务器在进行数据交换,所以没有监测到数据的异常。



所有的动作都是由刘啸事先弄好的工具自动完成的,前后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刘啸看工具执行完毕,发了个消息测试了一下,确定无误,便不敢耽搁,赶紧清除了自己的脚印,退出了那机密服务器。



刘啸靠在椅背上喘了口气,可算是搞定了,过程还算顺利。外人看这过程有惊无险,或许会以为很容易,内中的难度只有刘啸明白。给对方的服务器开口子,就好比是在一非常注意自己形象的人的裤子上,给他开个裆,完了还不能让他知道自己开裆了。也好比是那皇帝的新装,明明是裸奔了,还以为自己穿的是天底下最奢华的服装。皇帝的智商不行,但那机密服务器的管理员可不是吃素的,想欺骗他们确实得需要些手腕子。



刘啸又回到那电子企业的服务器上,修改了wufeifan他们的设置,这便算是大坑挖好,只等人往里跳了。



坐在椅子上幻想了半天wufeifan上当后的情景,刘啸这心里的火也去了个大半,自己一个人坐在那里傻乐。



“刘啸,乐啥呢?”有人从后面拍了拍刘啸的肩膀。



刘啸回头去看,是派工单的那人,刘啸一直也没打听这人姓甚名谁,只好道:“没什么,没什么,就是想起个好笑的事。”



“刚才我出去办事,路过药店,顺便给你捎了点药。”那人说着,便把一个小塑料袋放在刘啸桌上,里面有一些新买的创可贴,还有一些消炎止痛的。



“谢谢你了,太麻烦你了!”刘啸赶紧起身道谢,能碰见这么热心的同事,真是不容易。



“没事,别客气!那你忙,我去那边看看!”那人笑呵呵地走了。



刘啸把自己那几片血呼啦的创可贴撕掉,然后准备换上新的,结果左找右找,自己放在脚边的废纸篓子不见了,他就想先找张纸把这些旧的创可贴包起来,一会扔掉,桌上一翻,看见了自己的那张工单,顿时一拍脑袋,“坏了!自己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当下刘啸也顾不上贴新的创可贴了,拽过来键盘又开始劈哩啪啦地敲了起来,他把陷阱都挖好了,却忘了在陷阱上放个诱饵了,这个诱饵便是蓝胜华他们今天派给自己的活,那份安全检测报告。



下午临下班的时候,刘啸总算是弄好了,匆匆整理出顺序,也顾不上检查一遍,直接就带着这份安全检查去了小办公区。



敲开门,刘啸把那份安全检测报告往蓝胜华桌子上一放,“这是今天的检测报告,还有,这是早上从你这里拿走的资料,现在一并还给你!”



“都弄好了?”蓝胜华笑呵呵地看着刘啸。



“今天的这台服务器还真不好弄,差点愁死我,不过最后还是让我给搞定了!”刘啸笑着。



“放着吧,我呆会就看!”蓝胜华笑意更盛,“该下班了,你就先回去吧。”



刘啸打了个招呼,出门收拾好自己东西,就离开了软盟。



等他一离开,蓝胜华这才慢悠悠地翻开了刘啸的检测报告,只扫了一眼,便顿时失色,“不对啊,这是怎么回事?不可能啊!”



一屋子人都看了过来,不知道蓝胜华这是怎么了,坐在角落里的老大皱了皱眉,开腔问道,“老蓝,发生什么事了,别一惊一乍的,把话说清楚!”



“这小子给咱们的根本就不是那台机密服务器的检测报告!”蓝胜华一把将那报告甩在了桌子上,“而是那家电子技术研发企业的服务器安全报告!”



屋子里的人全懵了,他们的第一念头就是,自己这两个星期白忙活了,又是撒鱼饵,又是拉大网,本钱没少下,苦力也没少出,到最后饵被吃了,鱼却跑了,真他娘的丧气!这刘啸也太厉害了吧,竟然没有被绕到那机密服务器上去,可他是怎么识破这迷魂阵的呢。



刘啸此时已经下楼拦到了车,他心里想的就是赶紧回家去,去给踏雪无痕发条消息,告诉他,自己真心地谢谢他,没有他,自己今天可能就遭了别人的暗算,更不可能反过头来就去“暗算”别人。





PS:《黑客江湖》天才与天才之间的战争